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2009-12-31 15:30:00|  分类: 南后街与三坊七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于2009年12月23日、12月30日拍摄于文儒坊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三坊中的第二坊为文儒坊。文儒坊这个名字宋时就有了。据《榕城考古略》载,此巷“初名儒林,以宋祭酒郑穆居此,改今名”。郑穆任国监祭酒,从三品。

       在文儒坊居住过的名人,有明代抗倭名将张经,清代名将福建提督、台湾总兵甘国宝,清代饮誉全国“六子科甲”的陈承裘,他的长子是清宣统皇帝的老师陈宝琛,清代的著名诗人、《石遗室诗话》作者陈衍等等。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条坊巷因历代文儒辈出而名副其实。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这块文儒坊公约石碑,镶嵌在坊东口的北墙上,立于清光绪七年(1881年),栉风沐雨一百多年,但字迹依旧清晰,完好无缺,是福州古坊巷中仅存的公约碑。碑文云:“坊墙之内,不得私行开门并奉祀神佛、搭盖遮蔽、寄顿物件,以防疏虞;三社官街,禁排列木料等物。光绪辛已年文儒坊公约。”

       据专家介绍说,这块福州古坊巷仅存的公约碑,包含着大量信息,比如文儒坊坊门建造时间一直难以判断,而坊门遗留下的门板遗迹,符合碑中“坊墙之内,不得私行开门”,证明坊门的建造时间不会在1881年后,而2块突出的青石正是当年的门栓。在清代,文儒坊实行“宵禁”,晚上坊门关闭后,居民不能随意进出,目的在于防盗。在古代,“坊”与“市”是两个相对的概念,“坊”相对封闭,有围墙保护并开有供进出的坊门,每天定时开门关门。不得在坊内公共场合奉祀神佛、搭盖遮蔽等规定,目的是防止火灾、保护环境卫生等。坊门虽然每天要关闭,但居民仍有很大的活动空间,因为三坊间彼此相通,晚间三坊居民可以自由走动,只是不能到作为“市”的南后街,这再次说明了“坊”与“市”的区别。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47号是陈承裘(1827——1895年)故居,建于清初,建筑面积1003平方米,古宅内的木雕工艺巧夺天工,有口皆碑。1988年公布为区级、2005年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陈是刑部尚書陈若霖之孫,陈景亮之子,帝师陈宝琛之父,清咸丰二年(1852年)进士,以主事用,分刑部浙江司行走。六子皆登科第,人称“父子四進士,兄弟六科甲”。陈承裘在历史上的名气不如爷爷陈若霖,陈若霖是乾隆末年进士,乾隆、嘉庆、道光的三朝元老,历任巡抚、总督、刑部尚书,一出《陈若霖斩皇子》的闽剧故事,福州人耳熟能详。陈承裘的名气也不如进士出身、咸丰年间官至云南布政史的爸爸陈景亮,向下更比不上他儿子陈宝琛,陈宝琛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19号,这座坊内最具代表性的名人故居,是林則徐母亲的故居。这座故居是三坊七巷里惟一由社区居民自掏腰包进行整修并免费对外开放的名人故居。2006年6月,原南街街道干部赵建明在征得有关主管部门同意后,自筹资金5万元对其进行整修,整修后的故居恢复了客厅和卧室的原貌。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内的大光里23号,陈元凯故居,建于清嘉庆年间,建筑面积1344平方米,1991年市政府挂牌保护单位。陈的生卒年不详,福州螺洲人,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举人。女儿陈意映,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林觉民的妻子。1911年广州辛亥革命起义失败,林觉民被捕,陈元凯在广州候补知县,获讯派人赶回福州通知女儿离开夫家避难。女儿接信后连夜逃避,居住在隐蔽的早题巷黄任故居。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内的大光里8号,清代著名诗人、《石遗室诗话》作者陈衍(1856——1937年)故居,建于清代,面积625平方米,1991年市政府挂牌保护单位。陈衍是清光绪八年(1882)举人,曾在京城提出维新的《戊戌变法榷议》十条,清亡编修《福建通志》等,陈衍最大特长在于诗,与郑孝胥同为闽派诗的首领人物,光绪十二年(1886)在京时,与郑孝胥标榜“同光体”,对近代旧诗坛产生过重要影响。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内的大光里21号,是清举人何振岱(1867——1952年)故居,建于清嘉庆年间,建筑面积525平方米,1991年市政府挂牌保护单位。何振岱工诗词书画,“同光体”闽派诗人,主修《西湖志》,重修《福建通志》,著有《心与诗话》等,曾任粤东县令。他与郑孝胥素有交情,特别倾心于郑孝胥的诗功,但自从郑孝胥参加伪满后,何振岱誓绝往来,并将来往书信和诗文全部烧掉。抗日战争中,福州两度沦陷,日军曾托人聘他为顾问,均被严词拒绝。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褒奖抗日期间坚贞不屈人士中,何振岱名列福州首位。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42号,是明七省经略、抗倭名将张经(1492-1555)建于明代的故居,1991年市政府挂牌保护单位。张是福州洪塘乡人,明正德十二年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居住文儒坊后,文儒坊曾一度名为尚书里。叶向高在《苍霞草·日本考》云:“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倭)残浙东,四年间,犯太仓,破上海、崇德、嘉善诸邑。”张经时任南京兵部尚书兼右都御史,他临危受命,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任总督江南北、鲁、浙、闽、湖广诸军御倭。张经命卢坚、俞大猷、汤克宽等率诸军,水陆并进,在浙江嘉兴王江泾围剿倭寇,这一仗打得十分漂亮,歼倭1980人,史称这是东南倭患以来的最大胜利。严嵩死党赵文华,以祈海为名,前来督军,荒唐地想以祭祀海神来却倭,但张经不为所动。赵文华上疏诬告张、李(浙江巡抚李天宠),嘉靖皇帝大怒,下诏逮张、李下狱。随后王江泾捷报到了,嘉靖皇帝有过怀疑,询问奸相严嵩。严嵩竟将王江泾之战的功劳归于赵文华和胡宗宪。不容张经辩解,朝廷颠倒功罪,在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十月,将张经、李天宠及敢于直言的兵部员外郎杨继圣,同日斩于西京。“京师震骇,谓国家一日杀三贤能臣,罢市者累日”。后来张经孙子懋爵伏阙申冤得以平反,后人在他的墓石上刻着“冤同武穆”。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55号,罗必魁(1792—1842)故居,是目前已知的一座清代契、屋并存的古宅,很有历史价值,被列为三坊七巷159处受保护的文物古建筑之一。罗17岁入抚标左营,由抚标外委,历升守备。道光十二年(1832年)台湾张丙等滋事,罗必魁奉提督马济胜令,往台湾南路搜剿,屡战屡胜。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英军侵犯浙江内洋,罗必魁奉命赴浙防堵。翌年,英军侵犯江苏镇江府,罗必魁赴援,在镇江西门外与敌军交战中身受重伤,不久即去世。清朝廷赐抚恤,赏世袭云骑尉。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17号尤氏民居,建于清代,建筑面积2633平方米,2005年列为省第六批文物保护单位。尤家原籍浙江吴兴,始迁福建罗源,后迁福州洪塘,明末清初迁到福州城内兰荷里,自尤孟彪开始经商起家,历经贤、庆、德三代,发展成福州有名的大工商业家庭,全盛时期宅院有十三处。尤孟彪幼时家贫,辍学在缫丝铺学艺,后在安民巷口摆丝线摊,积累一定资金,开设“尤恒盛”丝线店。其五子尤贤模(1853-1940年)字楷庭,继承父业,扩展业务,先后开设“五云楼”百货店、“五都”百货店等。清末开设尤信记商行,经营百货、药材、南北土产批发。20年代初又开设泉裕钱庄,发行“台伏票”,这是尤家全盛时期,资产达200多万元。在文儒坊就有6座大院,有的大院大厅可摆100桌酒席,被称为尤半街。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36号是蒙学堂,围墙上新嵌一块早年被埋没入墙的“卢家祠私墙界”石碑。蒙学堂原为卢氏家祠,始建于明代,清康熙年间为住在福州的永定籍卢氏生意人建的祠堂,后为试馆,招待全省各地来赶考的卢氏举子,建筑面积1367平方米,共有30多间房子。1899年,近代民主革命者、报界先驱、教育家林白水联合堂兄弟黄翼云、黄展云,以及方声涛、郑权、李厚威的父亲李心庄等辛亥革命志士、中国同盟会会员,在卢家祠堂创办了蒙学堂。蒙学堂是全闽第一所新式学堂,革新的色彩很浓,学生除学习文化课外,还接受西方的新式教育,阅读革命书籍和各种刊物。学校秘密组织了“励志社”,核心成员是“十汉团”,林觉民及堂弟林尹民、林文、方声涛的弟弟方声洞、陈可钧、冯超骧、刘元栋、刘六符等都在蒙学堂念过书,蒙学堂是辛亥革命的摇篮之一,为辛亥革命输送了一批革命志士。

        蒙学堂的修复方案目前还在设计之中。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52号,是叶观国(1720——1792)生命中最后的居住地,又称叶翰林府,号“绿筠书屋”,占地约2000平方米。叶为清乾隆年间翰林院侍读、著名诗人、书法家。其家族科甲连绵,世宦相继,创下福建科举史上五世八翰林的记录。叶观国为官清廉正直,任学政十多年,两袖清风。晚年归里后,专心治学著述,著有《老学斋随笔》、《闽中杂记》、《绿筠书屋诗钞》等。据叶观国后裔、举人叶乃骏的女婿、现代福州诗人、书画家陈曦先生回忆,叶氏家族诗书传家,世代冠簪,“进士”等牌匾多至重叠而挂,全挂在首进,只有“世翰林”的一块牌匾挂在大门口,匾额为蓝底金字金边框,金边框上画“双龙抢珠”。首进原有诰封盒,内装着满满的一盒诰封诏书,可惜这些珍贵的文物历经浩劫,今已无处寻踪。眼前的景色虽然破败,但其精巧的布局仍然让我们感受到它昔日的幽静和充满墨香的情趣。目前,叶观国故居正在修复中。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大光里24号,是听雨斋,建于清乾隆年间,是一座有花厅、亭台楼阁、鱼池、芭蕉园等,面积2000多平方米的园林。光绪年间,诗人陈衍与林琴南、郑孝胥等常在此吟咏,听着雨点溅落鱼池和蕉叶嘀嗒的声音,激发诗兴,集资重修亭阁、花厅、鱼池等,名曰“听雨斋”,从此这里成为福州文人聚会的地点。在“文革”中,听雨斋被破坏,只余听雨阁一座,“听雨斋”的匾额也被迁移至丰井营。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三官堂,原为五十多平方米的二层木结构建筑,楼下通行人,楼上供奉三官大帝塑像。文革前三官堂被拆除,当地乡亲陈意平将古物收藏后暂寄于乌山妈祖天后宫里。文革期间,历史古物再次遭受破坏,文物散失各地。20世纪90年代末,当地乡亲陈礼钦腾出自己住屋偏室,供奉三官大帝。2002年乡人集资,在原三官堂旧址旁重建三官堂,以恢复文儒坊的历史古迹。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街头宝炬夜初开,一曲新词怨落梅。怪底隹人好装束,闽山庙里看灯来。”这是明万历进士邓原岳作的《闽中元夕曲》,描写了福州三坊七巷内闽山庙的灯火盛况。而闽山庙的前身,就是卓公祠。2009年11月1日,湮没已久的“闽山卓公祠”石碑,终于在福州闽山巷位于文儒坊这一端被发现。石碑嵌在东侧老墙中,距离地面4、5米高,整块石碑呈青色,“闽山卓公祠”5个字用楷书书写,清晰可见。闽山庙原址面积约20亩,原砌有一座石戏台,上世纪50年代这块地划为省卫生厅使用,庙宇基本被拆毁,戏台等建筑物被夷平改建成宿舍。卓氏后裔希望有关部门可以考虑在原址上恢复闽山庙,再现当年风貌,为三坊七巷增加一处民俗文化景点,同时让卓氏宗亲有一个寻根问祖、祭祀先贤的地方。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文儒坊50号是尤家花园 ,虽然现在我们看到的景象很破败,但是布局和巧妙的安排仍然能让我们感受到它昔日的幽静和充满墨香的情趣。


                                                                              

三坊七巷的痕迹(随走随拍图片)——文儒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多少往事,隐没在沧桑岁月的烟霭中。童年的记忆,却依然执着而鲜活。

                                      “你稍稍一闪  滑过我的手 
                                          青灰瓦楞  檐雨滴哒  蕉叶绿油油 
                                          我懵懵醒来  前生已流走 
                                          斑驳粉墙  古井回廊  翘角月勾勾 



 

  评论这张
 
阅读(107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