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人生之书——马彩文老师(原创)  

2009-09-18 16:48:01|  分类: 往事如烟(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州开元寺,是福州现存最古老的寺院,始建于梁太清三年,距今近1500年历史,位于古楼区开元路。曾为皇家寺院、宗庙,闽王王审知、王鏻父子极力护持之古刹,日本真言宗祖师空海大师、日本天台宗祖师圆珍大师、印度密宗高僧般若怛罗大师于唐代入华修学之地。现为福建省与福州市两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开元寺内,有一座最负盛名的五代后梁贞明四年所铸的千年特大型铁佛。佛身高5.96米、宽4米、重10万斤以上。铁佛外贴金箔,螺髻敝胸,两耳垂肩,叠掌合坐在莲花台上,法相庄严,容颜慈祥,脸部丰满,颇具唐代风格。这尊千年巨型铁佛——阿弥陀佛铁佛,是开元寺的镇寺之宝,因此,开元寺又有铁佛寺之别称。

       50年代后期,开元小学在距开元寺仅一墙之隔的西边动工兴建新校舍。校内的学生,暂时在开元寺的偏殿寄读,因地方小,一间偏殿中挤进3个班。

       我那时还不够上小学的年龄,因当时开元小学的校长是祖母在女子学校时的同学,祖父找了校长,所以同意接收我进入一年级学习。

       偏殿中班级多,学生也多。上课时,耳朵里有自己班老师的声音,也有其它班老师的声音,最好听的是开元寺中的晨钟暮鼓与颂经的袅袅梵音。一年级期末考时,由于我上课都没听,作业都是大姐帮我做的,期末考成绩都不及格。校长问祖父,要不要让她留级?祖父建议,补考吧。就这样,补考了2次,勉强升入二年级。

       二年级时,我还是如此专注着开元寺内的袅袅梵音。与一年级时有所不同的是,我喜欢听旁边三年级老师讲课。那位老师是新来的,年青漂亮,背后甩着两条乌黑的长辫子,扎着两朵美丽的蝴蝶结。而我自己班上的老师,又老又黑,说话福州腔很重,大家在背后偷偷叫她“乌黜鬼”注(1)

       二年级上学期的期末考成绩单发下来,老师看在祖父的面子上,勉强给我及格。“乌黜鬼”老师威胁说,下学期要再念不好,一定要留级。

       二年级下学期了,我还是专注着开元寺内的袅袅梵音,还是专注着旁边三年级老师讲课。与上学期不同的是,每当我上课走神时,“乌黜鬼”老师总是很严肃地提问我,而每次我都是张口结舌地回答不出来,引起一片哄堂大笑。

       我对“乌黜鬼”老师又恨又怕。有一天期中考,一个念头突然涌上脑海,逃学,不念书了。我想以此方法来抗议“乌黜鬼”老师。在课间时,趁着混乱,我偷偷背着书包,溜进了铁佛殿。

      铁佛殿内的大铁佛双掌合十在恭迎着我。我钻进铁佛前面的供桌下,躲在桌布后面,我知道和尚马上要进来作功课了。

       在颂经与木鱼的袅袅梵音中,不知何时我睡着了。小和尚来打扫卫生,发现躲在桌布后面的我。小和尚把我叫醒,我钻出供桌,才发现天已黑了。

       第二天,我老老实实背着书包上学去了。我原以为“乌黜鬼”老师会狠狠地批评我一顿,可是老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照常上课。下午,“乌黜鬼”老师把我叫进校长办公室,拿着昨天的考卷让我补考。在校长面前,也许是惊吓的吧,我的智力好像突然提高了,很快就写好答案。“乌黜鬼”老师当场就评出分数,全优!校长祝贺我,对我说了许多鼓励的话,我高兴极了。

       从此我对学习有了兴趣,上课时再也不分心了。其实促使我真正的转变,是在新校舍建好搬回新的教室中上课后的事。

       突然有一天,“乌黜鬼”老师没出现在课堂上,从此来上课的就是我最喜欢的那位长辫子老师。平时大家都不喜欢“乌黜鬼”老师,不知为何,当见不到时又挺挂念的。终于有一天,长辫子老师带着我与几位同学去看望“乌黜鬼”老师。

       在医院的病房中,“乌黜鬼”老师静静地躺在床上,面容枯槁,变成一个真正的“乌黜鬼”了。我悄悄地摸了摸“乌黜鬼”老师的手,那手冰凉冰凉的。“乌黜鬼”老师已没力气跟我们说话了,只在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纹。

       回来的路上,大家都流泪了,默默地,没有一个人说话。

       两天后,“乌黜鬼”老师去往天国。

       后来,校长告诉我,那天我补考的试卷是一年级的。因为“乌黜鬼”老师告诉校长,我是个很聪明但又很敏感的孩子,要在我心中树立起坚强的自信心。校长慈祥地拉着我的手,鼓励着,“努力吧,孩子,我相信你!”

       后来,我陆陆续续地了解到了许多有关“乌黜鬼”老师的事。“乌黜鬼”老师从小就与表哥订了娃娃亲,但在成亲前夕,表哥病死了。从此,“乌黜鬼”老师再也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学校是“乌黜鬼”老师的家,学生就是“乌黜鬼”老师的孩子。

       当知道这些事后,全班同学都哭了。大家发誓,再也不称呼老师为“乌黜鬼”了。虽然这是迟到三年后的忏悔,但大家坚信,老师在天堂一定会知道,我们永远是老师的学生,也永远是老师的孩子。

       我的老师名叫——马彩文。

    注(1):“乌黜鬼”为福州地方方言,黑,福州方言说“乌黜黜”。 “乌黜鬼”意为面貌黑黑的,很难看,贬义词。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