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秋风飘过的季节 (二)(原创)  

2009-09-20 16:53:19|  分类: 个人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风飘过的季节 (二)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心灵深处,有个记忆的港湾,不敢轻易涉足其间。

       岁月流淌了四十年,老师傅的身影还在我心中飘荡。

       至今还想念着老师傅,是因为在那样的年代中,他敢于对我说出:“你们总有一天会回家的,因为你们的根不在这里。”

      知青终于回家了,但老师傅看不见了。没有经历过那种年代的人,体会不到我的心情。

      中秋的月亮又要圆了,写下此文,让我记住,在那偏僻的小山村中,曾经有过一个普通的老人——老师傅。

      也许,从刚下乡开始,知青中就存在着各种差异性。

      队里有知青下乡时户口没有迁下去,我也是其中的一个。春节后翻农田时,一位户口没迁下去的知青对我说:“一起回家去吧,我们的户口还在城里。”但我害怕,不敢回去,因为父亲还关在牛棚里,我怕造反派找父亲的麻烦。几天后这位知青不告而别,大队来了解情况时,我没有告发他,连最要好的朋友也没说。我的户口在69年7月才迁到顺昌,是居委会逼着我的小妹去迁的户口。从那时起,我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农村人。我的档案中记载着1969年7月插队顺昌,而不是真实的1969年1月24日。

       刚下乡时,知青间关系还不错,不同的是劳力的强弱,还有兴趣爱好的不同。但一年零八个月后,平衡被彻底打破。1970年10月,知青中第一次的招工开始了,虽说地点是建西机修厂,很偏僻的地方,可是这是跳出农门吃皇粮的唯一机会。我小队知青队长招工走了,同走的还有大队主村高中的一位知青。招工之前,我们还在烂泥田中滚着,没有任何先兆的,就被大队推荐走了。

       从此,知青的心失去了平静。

       知青中先行者向实权者靠拢了,开始还只是表忠心,靠表现,后来送物送钱。送的人多了,无奈推荐名额有限,私下打些小报告,作些小动作之类,也是常见的。

       如我此类不善言语,自命清高,无物无钱,只埋头劳作者,虽不在少数,均归入表现不佳者。虽与普通山民关系不错,但与实权者距离远了些。我们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跟着太阳出,伴着月亮归,沉重地修理地球是光荣神圣的天职,我的命运。”

       尤其是9.13林彪事件后,对我们的打击很大,有人当场痛哭失声。不是为了林彪,而是为自己神圣的信仰、纯洁的心灵被蹂躏、被玷污。

       抬头望去,云遮雾罩的山峰望不见顶。低头遥望,富屯溪水潺潺流。

       山水渺茫中,我寻找不到出路。山水渺茫中,我望不见故乡。

       每年招工名额仅有可怜的一两个,而大队里有二百多个知青,还不包括回乡的知青,哪年哪月才能轮到自己呢?为了争一个名额,知青之间失去了温情脉脉的面纱。

       在这些无硝烟的战斗中,祸及一位善良的老人——老师傅。

       我心里明白是谁做了这样的事,因为在我的小队知青中,均没有这样的人。大队知青中,能做这种事的知青,也是少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宽恕了这些人这些事。时光流淌了四十年,我只希望走过那些艰辛历程的知青们,晚年都能幸福安康!

       在我与老师傅的交谈中,我的心灵很平静。不知是否“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

       老师傅走了,带着许多谜去往西天,那里没有黑暗。

       在我最迷茫最孤独时,我曾想过出家。我给父亲写过好几次信,表达了唯愿“青灯古佛伴终生”的心愿,表达了我对现实厌倦的逃避态度。父亲回信告诉我:“若大一个国家,没有了一张书桌,难道正常吗?同样,和尚尼姑失去了诵经的地方,你往何处寻找青灯古佛?”

                  秋风飘过的季节 (二)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我(左)与小妹(右),摄于1969年10月

       父亲叫小妹来陪伴我。年幼的小妹带着许多书到我这里,小队知青点仅余我一人还在田里劳动。白天我去田里劳动,小妹帮我做饭洗衣。夜里,在昏暗的灯光下,伴着田里的蛙鸣,小妹帮我复习数、理、化。

       小妹整整陪了我两个多月。山区的秋天,寒意来得早。小妹走的那天,高高悬挂在天上的月亮,又要圆了。

       小妹回家了,给我留下两木箱的书。这些书,见证着我们的姐妹情深。

      1997年5月,父亲去世前,曾拉着我的手,反复说着对不起我们,临解放时没有去美国,是他终生的遗憾。当时我泣不成声,因为我知道,现实生活中没有假如。文革与插队,让我沦落到社会的底层。

       艰辛的生活,曲折的道路,磨炼了我。

       无数次擦干脸上的泪水,无数次告诉自己要坚强!

       秋风飘过的季节,是怀念的季节。

       忘不了,在那遥远的小山村中,曾经有过一个普通的老人——老师傅。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