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福建医科大学随想(一)  

2010-05-13 10:14:00|  分类: 生活、健康、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于2010年4月5日拍摄于福建医大上街新校区

福建医科大学随想(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福建医科大学,创建于1937年,前身为福建省立医学专科学校。1939年改名为福建省立医学院,1949年改称福建医学院。1969年,与福建中医学院、华侨大学医疗系合并,成立福建医科大学。1982年更名为福建医学院,1996年4月改为现在的福建医科大学。

       学校有台江老校区及上街新校区,占地1300余亩,校舍建筑面积40.9万平方米。下面这2张图片,是我去年拍摄的台江茶亭老校区,旁边就是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福建医科大学随想(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福建医科大学随想(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经过70多年的建设发展,奉行勤奋、严谨、求实、创新的校训,福建医科大学已成为一所集教学、科研、医疗、预防和社会服务为一体的省属医科大学,现有19个学院、部。2003年,被福建省人民政府确定为重点建设高校,同年以良好的成绩通过了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

       目前,各类在校生基本为22000多人,其中本科生11000多人,博士、硕士生2100多人,本科专业面向全国2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和港澳台地区招生。

        下面这些图片,拍摄于上街新校区。园林化的新校区,环境优美,空气清新,设施先进。

 

福建医科大学随想(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福建医科大学随想(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福建医科大学随想(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福建医科大学随想(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福建医科大学随想(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我的父亲于1940年考入福建医学院第3班。当时正逢国土沦丧、狼烟四起的抗战时期,家乡福州在他入学的第二年就沦陷了,福医被迫迁往闽北山区沙县继续办学,直到1945年毕业。那时,动员民众投身抗战是福医的一门大课。父亲与同学们参加了敌后后援会宣传队,发扬“笠剑精神”,骑着毛驴,历时2个多月,到八闽的许多乡镇宣传抗战。先后到过永安、南平、闽南、莆田等一带,进行抗日救亡宣传,采用歌咏、街头剧、独幕剧、诗歌朗诵以及化装游行等形式,呼唤民众投身抗战。在艰难的长途跋涉中,每个人脚上都打起了血泡。有的队员由于过度疲惫,在驴背上瞌睡而摔滚下来。伴随着一路的风尘,啃地瓜干、睡地草铺,在艰苦的环境中宣传抗战,每个人都得到磨炼。父亲在福医学习时的恩师侯宗濂(1900--1992),是福医的首任校长,曾获德、日、奥、比四国博士。

       福建因为气候与地理等各种原因,长期以来医疗卫生条件很差,龙山神獒在《闽医谈往录》中这样写道:

       福建医疗卫生条件很差,被称为“瘴疠之乡、寄生虫病、热带病王国”,“闽”曾被解为“门内多虫”。由于地理、气候条件特殊,加之战乱、灾祸连年,疫病猖獗,烈性传染病流行不断,鼠疫、天花、霍乱、结核、血吸虫等不断大流行,死者无数,村舍为墟,万户萧疏,以至棺木脱销。

       鼠疫,又称“黑死病”,在全球范围引发巨大灾难。1884—1952年间,鼠疫从香港传入厦门,沿水陆两路向全省蔓延,至1952年流行达68年,造成70多万人丧生。上世纪40年代,抗战期间,鼠疫与战乱结伴而至。福建发生第二次鼠疫大流行,年发病约2万多例,病死率80%以上,患者以腺鼠疫最为多见,福州人称为“脖核”(形容颈淋巴结肿大),占90%以上。国破人亡,民众痛苦不堪。福州街头常可遇见欲求医的鼠疫病人,民众、官方、医护人员都畏之如虎,有些贫困病人就横死在医院门口或街头。

       福州国文老教授洪梦湘,早年任职于福州英华中学,1941年福州沦陷,随校迁往闽北顺昌上洋镇(今为洋口镇)。在当地目睹了鼠疫爆发的凄惨景况,特作诗一首,以记其实。今录之于下,警示今人,勿忘惨痛历史。

                                        上洋镇鼠疫盛行感作    洪梦湘    1941

                               全镇仅千家,日死数十人,时疫甚祸水,生命等轻尘。

                               丧夫才东屋,哭子又西邻,入耳声凄楚,满眼景沉阴。

                               鼠且衔尾走*,人焉以保身,当道不过问,亦枉哭高坟。

                               嗟嗟离乱日,咄咄苦难辰。我生何不幸,作兹历劫民。

       (注*:当地鼠疫爆发流行,鼠群异常迁徙,相互衔尾渡过富屯溪,到远处“避死”,又将疫祸带到新的地方,人们避鼠如避虎,鼠至人空。)

       从这首描述鼠疫惨况的小诗可以看出,在当时战乱与疫情的双重攻击下,疫区的悲惨与无助,疫情猖獗如火,人们承受着巨大苦难。

 

       从上述情景可见一斑,福建的医疗卫生工作任重而道远。为了改变落后的医疗卫生状况,福建的医疗卫生工作者们付出了几代人的艰辛与努力。

 

福建医科大学随想(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上面这张旧图片,左边是我的母亲,右边是母亲的好友杨阿姨,1965年11月参加福州市卫生巡回工作队时,拍摄于福州北峰日溪。那时,医疗卫生工作者们肩上的工作担子非常沉重,经常顾不上家庭,顾不了子女。但是,他们无怨无悔!

 

 

 

  评论这张
 
阅读(1514)|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