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介绍好友文章《站在三峡大坝上》  

2010-08-07 15:08:51|  分类: 引用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介绍一篇我的新浪好朋友中国树先生写的精彩文章《站在三峡大坝上》。

       中国树先生虽为一介布衣,但常怀忧国忧民之心;虽人微言轻,但常抒书生情怀。

       “蘸一池香墨,曲水流觞韵律醉。一袭青衫中国树,挥毫泼墨榕城春之千古篇章。”这是我对好朋友中国树先生的由衷赞赏。

       下面,请大家欣赏中国树先生2010年8月6 日在新浪博客中新发表的精彩文章:《站在三峡大坝上》。

 

                                                               站在三峡大坝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767070100k8nk.html

                                                                   作者     中国树

这几天我从巫山的烟云中踏歌而来,强烈地感受了长江,这孕育了华夏文明,孕育了中华民族,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母亲河”的博大胸怀。在宜昌,世界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工程所在地西陵段的三斗坪,一个人类“伟大理想的工程”近在咫尺。虽然淫雨霏霏,我们却毫不犹豫,冒雨前行,盘山而上来到了三峡坝区。

 

站在三峡大坝上,登上因形状酷似倒扣着的酒坛而得名的坛子岭,三峡坝区全貌尽收眼底,一览无余。近处是西陵峡黄牛岩的秀丽风光,远处是朦胧中的秭归新城。两岸连绵不断的群山峻岭,对峙相望。大坝之下,一江浊水在山脉间激荡,涛声阵阵。极目四望,烟雨苍凉,心底纠结着复杂难言的情感:一种从未有过的豪迈,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激情,一种从未有过的担忧,一种从未有过的遗憾。长江是一本打开的大书,三峡是其最美的篇章,而三峡大坝这浓重的一笔,不知是划出重点还是作了删节,是提示还是遮掩,是辉煌还是宿命……古今多少事,是无法尽付笑谈中的。

 

1919年,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提出,“宜昌以上迄于江源一部分河流,两岸岩石束江,使窄且深,平均深有六寻,最深有至三十寻者。急流与滩石,沿流皆是”可以开发水力资源,筑坝用于发电。从此热议四起,三峡筑坝成为世界性的话题。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建国后,话题再提,数起数落。记的还是在1956年一伟人就做起了“三峡梦”,咏出了“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这样磅礴的诗句,占尽人间风流。而另一伟人借替神女报不平,说出了“妾本禹王女,含怨侍楚王。……乞君莫作断流想,流断永使妾哀伤”。谈笑之中,见解之不同已见端倪。

 

近一个世纪,国家领袖、地方诸侯,各路专家、真假学者或借权鼓吹,强势推行;或孤注一掷,竭力阻止;或著书立说,或述而不作;激烈论争,辨驳诘难。是非曲直,恩恩怨怨;人生蹉跎,悲欢离合。宏篇巨著迭出,奇思妙想不断。73年后尘埃落定,1992年4月,七届人大五次会议审议三峡工程,在争议中表决通过《关于兴建三峡工程决议》,成立了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三峡工程于1994年12月14日正式拉开序幕。一个民族为了一个工程萦回纠缠了近一个世纪,可远远还没有一个圆满的结束。

 

又经过了近十年的建设历程, “更立西江石壁,高峡出平湖”成为现实。几年来防洪、发电和航运,承载着越来越重的期望,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质疑。如今我站在三峡大坝上,眼前是这样地壮观,江水从闸门喷涌而出,宛如一条条出海的蛟龙腾飞,波澜壮阔、雷霆万钧。烟雨莽苍苍,两岸群山如画。一江奔腾,一湖平静。秀美的自然风光如诗如画,并伴随着许多美丽的神话和动人的传说,此情此景,让人心驰神往。可是我脑海中总闪现着一段难以忘怀的文字,惊心动魄:

“自从世界上出现了大坝这个家伙后,森林遭毁,河道变态,严重威胁人类生存。大坝尤为首恶。**置世人反对于不顾,悍然主张修建这一超级坟墓,使库区良田沃土尽沉水底,百万移民流离失所,泥沙淤积,长江驼背,地震频繁,库岸崩坍,航道堵塞,破坏中国生态,祸延全球……”

 

更有一个须发尽白的倔强老头,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执拗地不断上书:三峡高坝永不可修!坚持认为“凡在干流的淤积河段上修坝,是绝对不可以的。比如三门峡和三峡。”这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水利专家,名叫黄万里。当年在黄河上修三门峡时,千人诺诺,只有他一人谔谔。在深入考察后,提出一碗黄河水,半碗黄泥沙,泥沙会导致库床抬高,使水库短命;还会导致黄河支流渭河等下泄不畅,形成水灾。可忠言逆耳,不被采纳,反成“右派”。后三门峡大坝果成黄河一害,终于被建造者的第四代子孙废弃。现在黄万里走了,三峡大坝建了。可这几年长江流域旱涝无常,四川遇震,污染加剧,眼前洪水又在肆虐。这里面有没有自然的联系,并不太明确,我们不敢断定。但三峡库区滑坡增加,水底压力增大,水域垃圾充斥,这些常有媒体提及,应是事实。

 

未来会怎样,这需要时间来验证,只有历史能做结论。

回顾让我感到茫然彷徨、忐忑不安,甚至有一种恐惧和宿命。

 

这时一声汽笛长鸣,把我的思绪拉回。船闸开闸,一艘货船徐徐驶出,破浪前进。我知道前方不远就是风光无限的三峡。这里是中国古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著名的大溪文化,在历史的长河中闪耀着奇光异彩;秭归香溪孕育了爱国诗人屈原和千古才女昭君;青山碧水,留下了李白、白居易、刘禹锡、苏轼、陆游等诗圣文豪的足迹,留下了许多千古传颂的诗章;大峡深谷,曾是三国古战场,是无数英雄豪杰驰骋用武之地;这里还有许多著名的名胜古迹,白帝城、黄陵庙、南津关……

 

如今涪陵白鹤梁水文石刻、云阳张恒候庙、忠县石宝寨、秭归屈原祠等,忠县“汉代双阙”、巫山大昌古镇古民居、奉节瞿塘峡壁石刻、巴东清风亭、秭归青滩民居等一批重点地面文物和一大批具有三峡地区传统风貌的古代建筑、摩崖造像、碑碣、诗文题刻等得到妥善保护。可是还有大量文化遗存,特别是地面以下的,几万年以前旧石器时代中晚期文明和五六千年以前新石器时代文明的遗址、墓葬、遗存疑存,探明的和未探明的,来不及研究挖掘、迁移,只好永远沉睡在水底了。

 

临别时参观了中华鲟展览馆。中华鲟在水池中慢悠悠地游着,这是长江特有的一种珍稀水生野生动物。葛洲坝、三峡大坝的先后修建,切断了这种古老鱼种的繁殖通道。虽然人工繁殖成功,但人为繁殖的鲟,能否担当起挽救家族的命运,却无人知晓。记得几天前我在神农架,沿着香溪溯源。香溪观桃花鱼是一大乐事。传说,昭君回乡省亲,临别依依,手弹琵琶向亲人告别。琴声中,两岸桃花纷纷飘落水中,随着琴声化作桃花鱼。可惜杳无痕迹,再也寻不到这些美丽的小精灵了。生物环境不断恶化,如不尽快采取措施保护长江水生生物资源,遏制长江生态的“荒漠化”发展趋势。那么一个个美好的故事,都将被人淡忘;一个个美丽的精灵,如白鳍豚如江豚如胭脂鱼如桃花鱼,都将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此时能不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谢 谢 欣 赏 !

 

介绍好友文章《站在三峡大坝上》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3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