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2011-11-07 10:58:00|  分类: 往事如烟(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上面的图片是福州古代城市变迁示意图,来自网络。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位于五四路福州广场的“闽越王无诸开边图”石雕像

       公元前202年,闽越王无诸率福州先民炼铁铸剑,开边戍土,汲中原文化,兴闽中福地,筑就“冶城”(即福州城),各业始荣,百姓安顿。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这是福州鼓楼鼓屏路北端的屏山路段。北面尽头处是屏山,有宋代古建筑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华林寺大殿。东麓为冶山,又名泉山,古时无诸选此筑城。周边有保存了两千多年的福建最古老的一口池,在全国也属罕见,传说欧冶子曾在此铸剑,故称欧冶池,又叫越山池。还有珍贵的泉山古迹与摩崖题刻,这些都紧邻着欧冶池。现在这里要建一个地铁屏山站。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泉山摩崖题刻石碑,1992年11月福州市政府公布为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泉山属于冶山山脉,位于欧冶池南边,这里至今保存着宋代至民国摩崖题刻共50余处。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1988年7月,鼓楼区人民政府将冶山古迹列为区级文保单位。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位于冶山路福建省财政厅宿舍内两千余年历史的欧冶池

人随梦电几回见,剑逐云雷何处寻?

惟有越山池尚在,夜来明月古犹今。

——宋代状元  黄裳《欧冶池》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位于欧冶池北面的“欧冶池官地”石碑。元代时欧冶池周边又建了三皇庙、五龙堂,元泰定五年(1328年)特别在欧冶池畔立石碑:“三皇庙五龙堂欧冶池官地”,将其收归官产加以保护。

       《榕城考古略》记载:冶城 闽之有城,自冶城始,至晋太康始改迁,旧址遂不复可稽。

        《三山志》:闽越王故城,在今府治北二百五步。(注:现在的屏山至湖东路之间。)

       上世纪90年代后期,福州市考古队在屏山一带开展了一系列考古发掘。他们在此地发现了后唐时期闽王王审知建立的都督府遗址。可以认为这里是福建省城市的发源地,因此屏山一带被列入“三山两塔保护核心区”。

       如今福州地铁屏山站正要施工。根据之前的考古调查,历史文化层的深度在10~15米左右,地铁施工必然会将文化层涉及在内。现任福建省文物局局长郑国珍说:“这里还未进行过彻底挖掘,如果破坏了十分可惜。”7月27日福州市文物局接到地铁公司正式发文,邀请在地铁施工前勘测。市文物局已组织考古专家制定方案,将开始考古勘测。不知勘测结果将会怎样,关注中。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城里三山古越都,楼台相望跨蓬壶。

有时细雨微烟罩,便是天然水墨图。

——宋  陈轩

       《榕城考古略》记载:明洪武四年,命驸马都尉王恭修砌以石,北跨越王山为楼,曰样楼。或云:创造时,以此楼为式,故曰样楼。形家者云:会城四面群山环绕,唯正北一隅势稍缺,故以楼补之。今称镇海楼。

       明洪武四年为公元1371年。此楼是当时福州最高楼,为城正北的标志。登楼可远眺闽江口、五虎山以及航运船舶的进出,所以被称为“镇海楼”,与于山报恩定光塔(白塔)、乌山崇妙保圣坚牢塔(乌塔)一道,三者同为历史上福州城建格局中的显著地标。数百年沧桑中经历过多次毁、建的镇海楼,在文革期间被全部炸毁。现在我们看到的是2006年12月新建的。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位于于山南面山脚下的“福州明代古城墙遗迹”石碑。上面的字迹看不清楚,如同后人残缺的记忆。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于山古城墙石碑,1992年11月福州市政府公布为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于山脚下的明代古城墙遗迹。1986年初,福州市政建设部门按照古代月城的原型(注:福州古代夹城是两座呈半月形的城垣,所以夹城又称为月城),用残存的古城砖及其仿制品,在南门至水部门间依山势重修了一座仿建的月城,全长174米,以供后人凭吊。

                                         《三山志》记载:“梁开平二年,王审知初建南北夹城,谓之南月城、北月城。”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据媒体介绍,这里的明代古城墙是在五代梁夹城和宋外城的基础上,用石头砌的。上面图片中已立碑加屋檐予以保护起来仅有11.15米长的这一段于山古城墙,是原古城墙真正的墙体遗址,弥足珍贵!

       看起来这些古城墙石头堆砌得杂乱无章,据福州市考古队队长林果说,这是用了“丁顺砌法”,为的是城墙牢固,不易倒。清末鸦片战争时,邓廷桢还来加固过明城墙。如今清末加固的部分早已不见踪影,仅剩下城墙基础。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于山古城墙遗迹的北面,可以望见福州城建格局于山的显著地标白塔。唐天佑元年(公元904年)闽王王审知为报父兄教养之恩所建的白塔,1991年4月列为第三批福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图片来自网络。据海峡都市报2010年10月16日报道,福州老城内又有一段古城墙露出来,这段城墙位于新权路紧邻协和医院心血管治疗中心项目的征迁地块。原先城墙隐藏在鼓楼区社会福利综合厂中,13日工厂被拆迁时,这段高约5米、长20米左右的城墙才露了出来。经过专家勘察,现场挖掘出明代青砖,被初步认定为明代古城墙(有可能是瓮城),与福州现存的公正古城墙、南门兜城墙、于山城墙一脉相承。

       福州新闻网记载:福州民俗专家方炳桂介绍,始建于明洪武四年(1371年),驸马都尉王恭主持重建福州城垣,将以前的土、砖城墙改用竖石来砌。石砌城墙很牢固,清代延续了明代府城墙的格局,仅在明城墙基础上进行修补,没进行更大改造,因此能保留到现在的一般都是明城墙。民国初,福建巡按使许世英在福州修路的同时大拆城墙,把明朝建的府城彻底破坏了,比如修建水部至福新街的第一条马路和南门至南公园的马路时,将水部门和南门的城墙都破坏了。明代城墙因修建道路而逐渐被拆除,当时拆下的城墙石被人们作为铺路石,铺在中亭街、达道路、吉庇巷(路)和津泰路这4条路上。1999年中亭街改建时,曾挖出大量城墙石。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位于冠亚广场南面乌塔附近的一小段明代古城墙,如今只是被做为一个景观小品。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网络资料记载,鼓楼区文管办主任周民泉说,冠亚广场这段古城墙是明代城墙的一段,建于洪武4年(1371年)。南门兜这一段明城墙从原来的环城路(从西门到现在的乌山路到南门兜),沿着乌山山体修建。城边街拆迁时,才发现这段围墙。现在是象征性地保留下来,作为历史的见证,与于山明城墙遗址是一回事。

       福州市考古队队长林果说,当时城墙底下基础还很长,一直到原来的环城路。乌山路(为环城路的一段)所在地原为城墙基础,1935年修建马路拆除了城墙。古城墙从南门兜城门穿过去(南门兜城墙外原有瓮城),省广电大楼正中就是古城墙的位置。古时候省广电大楼楼址以北属于城内,往南面出去就是城外了。上世纪80年代初建广电大楼时,古城墙还在。城墙从广电大楼往东,到新权路,到协和医院旁边的小巷里,还有两米高的城墙。从巷内丁字路南拐到古田路,就与现存的于山古城墙遗址连在一起。

       林果回忆说,10年前这一片拆迁前,市考古队曾来此做地面和地下文物调查,在一处民房内发现了这段明城墙。当时墙头已经没有了,只剩下墙脚,也就是城墙基础。后来市文物局与拆迁单位市统建办商量保留下这段城墙,再后来与冠亚广场开发商协商保留事宜。

                                           如今脚步匆匆路过此地的许多市民,并不知道这里还有一段尘封的历史。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图片来自福州鼓楼区政府网站,这是1860年美国人特德.法朗西斯.琼斯从乌山西麓所拍摄的明代古城墙。

       如同鼓楼区文管办主任周民泉所说,明代城墙是不规则的,为了省工省钱,有的建在半山腰,如建在乌山半山腰上的“旧涛园”、“石壁观音”和市委大院内沈宝桢祠堂上方。有的建在乌山脚下,就是沿着现在的乌山路(原为环城路一段),到原来的城边街(又称凯凝铺)。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位于井大路仿建的井楼门古城墙遗址

       福州民俗专家方柄桂说,关于福州明代古城的原貌可以用一个口诀来描述,就是“东西南北,汤井水。”“东西南北”是指现在的东门、西门、南门、北门,而“汤井水”指的是汤门、井楼门、水部门,明代的福州古城由这7个城门将整个福州城环绕起来。那时“府城”共有7个城门,如今均已荡然无存,后人仅能从残存的地名中回味一些往日云烟。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上世纪八十年代拆迁建设湖东路时,在原七星粮店南侧发现一段土石结构南北走向的明代城墙,一直延伸至七星井附近,约几十米。由于种种原因整段明代古城墙没有保留下来,开发商仅是利用遗址上的石块砌了一段仿建的城墙保留在七星井附近,而土质的古城墙则不予保留。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仿建的井楼门古城墙镶嵌着石碑。转眼间二十多年已经过去了,当初仿建的古城墙旁种植的榕树已经茁壮成长,可以看到城墙上面盘扎着榕树遒劲的根须。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与井楼门一起留存在老一辈福州人记忆中的还有往日岁月中的“七星井”。1992年11月,福州市政府将其公布为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现在的七星井,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刚刚扩建后的观风亭街,这是一条夹着屏东河修建的。原先位于观风亭街西面的观风亭,如今位于这条夹河道路的中央。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观风亭西面有两座新建的红色楼房“公正新苑”,楼房之间是2008年4月结束考古发掘的公正古城墙。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这道残存的公正古城墙长约10米,在东南面立着石碑,标明这里是1992年11月福州市政府公布的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公正古城墙”。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石碑背面写着:“公正古城墙,位处鼓楼区观风亭西侧。相传为汉无诸冶城的东城墙遗址,晋建子城及唐、宋、明三代建的城垣皆沿用旧址。城墙残高约四米,残长约一百五十米。保护范围:城墙西五十米,城墙东、南、北各十米。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公正古城墙与井楼门古城墙处在同一直线上,为南北走向,这里拆迁前是公正新村的主干道。据媒体报道,鼓楼区文管办主任周民泉介绍,1927年后,福州的古城墙被陆续拆除,相对于其它残存的古城墙,公正古城墙留下的历史信息更多,是研究汉代至明代福州城演变的重要实物。

       公正古城墙于2008年4月9日结束考古发掘。据媒体报道,省市文物专家对现有墙体部分进行现场踏勘后,认为这段城墙与于山脚下的城墙属同时代,为福州明代的东城墙,建议进行整体保护。专家介绍说,10多年前,在福州市区曾进行过四次与城墙有关的考古发掘,但由于所掌握的资料有限,目前无法精确描绘出古代福州城墙走向,所以公正古城墙显得尤为珍贵。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公正古城墙南端,网络资料记载为唐代罗城古城墙。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公正古城墙北端,网络资料记载为明代古城墙。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图片来自网络,福州鼓楼旧图片,拍摄年代不详。

       网络资料记载,福州的鼓楼,为唐元和十年(815年)观察使元锡所建,是当时的州城门,乾宁三年(896年)改称威武军门。宋嘉祐八年(1063年)改建为双门,并在城门上建楼九间。熙宁二年(1069年)置铜壶滴漏以计时,以鼓角报更,因此得名鼓楼。明万历年间重修后,鼓楼又称为“全闽第一楼”。清朝道光年间,鼓楼进行了改建,并从国外引进高约4米宽2米的自鸣钟。历经千年的鼓楼,曾数次毁于大火又数次重建。1947年间又引发拆除与重建的争论,福建省档案馆中保存的案卷,完整展现了这场争论的全过程。

        历经一千多年沧桑的鼓楼,即使在抗日战争福州两次沦陷的血雨腥风中也不曾倒下,可惜却在解放后的1952年倒下了。政府为了便利交通,竟然将鼓楼全部拆除,古城墙的砖石铺就了鼓楼至屏山的道路。从此,鼓楼仅成为地名,后人只能从残存的图片中一睹它的身姿。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在鼓楼遗址上修建的鼓楼前公园,景观工程用地面积约4250平方米,于2009年国庆节对市民开放。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历经千年的鼓楼被拆毁了,如今市民们只能透过罩在遗址上面的这层钢化玻璃,观看福州历史变迁的7个断层面“年轮”。展示区总面积243平方米。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2001年,福州市考古队对鼓楼遗址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出土了鹿角器、罐、盆口壶等两晋、南北朝、五代十国、宋朝、清朝时期的文物,并在该处的东北、西南角发现了6块柱础石。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放置在鼓楼前公园展示区前面的遗址柱础石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始建于唐代的福州鼓楼,历经五代、宋、元、明、清,是福州市区最具代表性的古建筑,竟然消逝于解放后的1952年。现在鼓楼前公园展示出的仿制“铜壶滴漏”,是福建省工艺美术师王勇坚会同苏州市古代天文计时仪器研究所所长陈凯歌根据史料共同研发的。

       媒体报道:王勇坚说,宋朝福州太守程师孟在鼓楼设置的“铜壶滴漏”早已失传,现在这个是根据史料研制的。其最大特点是每隔一刻钟左右,“铙神”(机械控制)能在水力机械作用下自动击铙8下。该装置在中国水钟发展史上可谓少见,在宋、元、明时期,是计量时间的标准器具。现代人称它是真正的老北京时间。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钢化玻璃罩里面7个不同颜色的土层断层面,分别代表了7个历史时期的福州鼓楼年轮。

 

【原创摄影】城市的记忆——福州古城墙遗迹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后记:轻轻地走近你,推开那一扇扇厚重的历史之窗;敬畏的脚步,一寸寸丈量着这片祖先遗留的土地。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什么历史积淀的凡人,在故乡浩瀚的史海中,只能任凭思绪无边地飘荡着。

   中国一向自称是“文物大国”,但目前我们所见的文物遗产损毁非常严重,甚至可以说文物古迹命悬一线也不为过。现在城市的面貌基本是“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很多地方对文物保护的理解是“重建”。在铺天盖地卷来的经济浪潮中,我们找不到五千年中华文明存在的完整证据链条。面对“千城一面”以“景观工程”为主题的崭新城市,我们抚摸不到历史的脉搏,寻找不到城市的灵魂。可悲的是处处都在排队申请进入《世界遗产名录》,以为戴上这顶耀眼的帽子就可以提升城市的竞争力。依靠大拆大迁毁古造新的方式重建城市,不是智者的行为,反而说明这些人是绝对愚蠢的!一个丧失记忆的民族,一个缺乏历史的城市,即使每年列出无数“文物保护单位”,在“旧貌换新颜”面前,又能够保护什么呢?

                     人微语轻,只能发出如此呐喊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11)|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