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重读姑苏半半生《给“独行客”(老猫侠)及喜欢远行的博友们》  

2011-08-10 10:23:00|  分类: 心路漫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姑苏半半生《给“独行客”(老猫侠)及喜欢远行的博友们》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老猫侠漫长的人生岁月中,记忆里的故事,如同故乡榕树的叶子一样重重叠叠。岁月稀释不了浓稠的记忆,叹是“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趁思念还能感知情怀,趁脚步还记得回家的路,走吧,走自己的路,路上的风景多么美好……

姑苏半半生(2009-09-08 12:59:40):每个墙洞都有一个故事,每个窗户都有一段情素!它们的主人早就离开,心却一直牵挂着儿时的游戏!

老猫侠多少人的足迹走过,都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记吗?多少朝代的动荡,都真实地记录下历史的更叠吗?

    幽幽的树叶,撒满记忆的斑点。清澈的水中,依然流淌着忧国忧民的梦。是谁在小径深处长叹息?伴随那轻轻的脚步声,传得很远很远……

姑苏半半生(2009-06-01 20:05:06):“南后街”呀,我曾逛过;林大人家,转了个够;鱼丸、肉燕,我也尝过;漆器、软木,也都看过。最深印象,榕树爷爷,拖着长须;黄海浪文,《故乡的榕树》!猫兄介绍,图文并茂!惊诧当年,等于没到!闽客多才,令我惭愧!何日重游,我有猫兄!

 

【原创】重读姑苏半半生《给“独行客”(老猫侠)及喜欢远行的博友们》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老猫侠在玉龙雪山冰川留影

老猫侠美丽的丽江,遥远的茶马古道,马锅头小伙子正动情地哼唱着纳西民歌:“谁给了我翅膀,飞越到这美丽的地方,谁穿上七色的衣裳,带我回到遥远的故乡,大石桥下流淌着我儿时的梦想,玉龙雪山的雪莲盛开我的天堂……”

姑苏半半生(2009-06-18 12:16:38):再次听见“远方在召唤”!那冰川!那峡谷!那“山间铃响马帮来”!暑假即到,没去过的赶紧去!去过的再重游!云之南,丽之江,人间最美丽的地方——香格里拉!

老猫侠宛如美丽、圣洁东巴女子的玉龙雪山,静静地屹立在蓝天之下。一绺绺白云缠绕着她的脖子,高贵而典雅。带着一颗虔诚的心,我走来了。

    在这远古的幽秘中,在这圣洁的雪山怀抱里,我清楚地知道,我的双脚虽然踏进这块土地,但我那世俗的心,永远进入不了这块净土,永远进入不了这块只能用心灵触摸的圣土。

姑苏半半生(2009-04-21 20:00:45):云南我也去过两次,真是值得“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详见拙文《滇藏游九巧》)!纳帕海我也骑过马。最令人难忘的是虎跳峡(我也写了篇《惊心动魄虎跳峡》,都在我的博客上,见笑了)!我们还制作了一小时左右的碟片呢,真是地动山摇啊!

姑苏半半生(2009-04-21 20:31:17):我们登顶时天气不如你们:有点雨,云雾浓,山头看不清。你站在4506标高上的这张拍得好,背景也清楚。

 

【原创】重读姑苏半半生《给“独行客”(老猫侠)及喜欢远行的博友们》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老猫侠前往玉龙雪山、香格里拉的路上

 

                                            给“独行客”(老猫侠)及喜欢远行的博友们

                                                                 2009-05-24 11:53:22

                                                                   ——姑苏半半生

       听说老猫侠原来的博客名是“独行客”,于是想到了曹文轩(54年生,盐城人)的《远方》:

                                                    (注:此文乃现在高一的语文课文!)

       一辆破旧的汽车(原文有照片)临时停在路旁,它不知来自何方?它积了一身厚厚的尘埃。一车人,神情憔悴而漠然地望着前方。他们去哪儿?归家还是远行?然而不管是归家还是远行,都基于同一事实:他们正在路上。归家,说明他们在此之前,曾有离家之举。而远行,则是离家而去。
       人有克制不住的离家欲望。
       外面有一个广大无边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艰辛,充满危险,然而又丰富多彩,富有刺激性,能够开阔视野,能够壮大和发展自己。它总在诱惑着人走出家门。人会在闯荡世界之中获得生命的快感或满足按捺不住的虚荣心。因此,人的内心总在呐喊:走啊走!
       离家也许是出自无奈。家容不得他了,或是他容不得家了。他的心或身抑或是心和身一起受着家的压迫。他必须走,远走高飞。因此,人类自有历史,便留下了无数逃离家园,结伴上路,一路风尘,一路劳顿,一路憔悴的故事。
       人的眼中、心里,总有一个前方。前方的情景并不明确,朦胧如雾中之月,闪烁如水中之屑。这种不确定性,反而助长了人们对前方的幻想。前方使他们兴奋,使他们行动,使他们陷入如痴如醉的状态。他们仿佛从苍茫的前方,听到了呼唤他们前往的钟声和激动人心的鼓乐。他们不知疲倦地走着。
       因此,这世界上就有了路。为了快速地走向前方,就有了船,有了马车,有了我们眼前这辆破旧而简陋的汽车。
       路连接着家与前方。人们借着路,向前流浪。自古以来,人类就喜欢流浪。当然也可以说,人类不得不流浪。流浪不仅是出于天性,也出于命运。是命运把人抛到了路上……因为,即便是终身未出家门,或未远出家门,但在内心深处,许多人仍有无家可归的感觉,他们也在漫无尽头的路上:四野茫茫,八面空空,眼前与心中,只剩下一条通往前方的路。
       人生实质上是一场苦旅。坐在这辆车里的人们,将在这样一辆拥挤不堪的车里,开始他们的旅途。我们可以想像:车吼叫着,在坑洼不平的路面上颠簸,把一车人摇得东歪西倒,使人一路受着皮肉之苦。那位男子手托下巴,望着车窗外,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个将要开始艰难旅程的人所有的惶惑与茫然。丰子恺先生有篇散文,专写这种老掉牙的汽车。他的那辆汽车在荒郊野外的半路上抛锚了,并且总是不能修好。他把旅途的不安、无奈与焦躁不宁、索然无味细细地写了出来,真是一番苦旅。当然,在这天底下,在同一时间里,有许多人也许是坐在豪华的游艇上、舒适的飞机或火车上旅行的。他们的心情就一定要比在这种沙丁鱼罐头一样的车中人们要好些吗?如果把这种具象化的旅行,抽象化为人生的旅途,我们不分彼此,都是苦旅者。
       人的悲剧性实质,还不完全在于总想到达目的地却总不能到达目的地,而在于走向前方、到处流浪时,又时时刻刻地惦念着正在远去和久已不见的家、家园和家乡。就如同一句歌词:回家的心思,总在心头。中国古代诗歌,有许多篇幅是交给思乡之情的:“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崔颢)“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宋之问)“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韦庄)……悲剧的不可避免在于“人无法还家”;更在于“即便是还了家,依然还在无家的感觉之中”。那位崔颢,本可以凑足盘缠回家一趟,用不着那样伤感。然而,他深深地知道,他在心中想念的那个家,只是由家的温馨与安宁养育起来的一种抽象的感觉罢了。那个可遮风避雨的实在的家,并不能从心灵深处抹去他无家可归的感觉。他只能望着江上烟波,在心中体味一派苍凉。
       这坐在车上的人们,前方到底是家还是无边的旷野呢?

 

重读姑苏半半生《给“独行客”(老猫侠)及喜欢远行的博友们》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有一种朋友,

一直作到永久,

即使青丝变成白发,

也能在心底深深保留。

                      

                      姑苏半半生:猫兄,我是走不动了,恐怕很久不能来看你行走了……

                                                还是相见不如怀念吧!

 

   

重读姑苏半半生《给“独行客”(老猫侠)及喜欢远行的博友们》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相关链接

                   吉格罗朵    博友悼念半半生先生诗文目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