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文墨留香——姑苏半半生大哥在我博客留评汇集(一)  

2011-08-19 14:11:00|  分类: 心路漫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墨留香——姑苏半半生大哥在我博客留评汇集(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姑苏半半生大哥在云南旅游留影

 

    初识姑苏半半生,是在枕边书的博客里,知道了他是苏州一位著名语文教师。因为我这个人平时喜欢低调为人,况且自小对教师怀有一种恐惧感,所以一开始并没有经常与姑苏半半生来往,倒是他经常来我的博客探访。后来时间长了,逐渐了解到他是一个没有架子、非常幽默诙谐的大哥,我们之间来往的次数开始多起来。

    在博客这块天地中,我们彼此用自己的心与血在书写着。书写我们的刻骨铭心,书写我们的平平淡淡;倾诉我们的喜怒哀乐,倾诉我们共同走过的里程。

    如今斯人已逝,犹有文墨依旧留香。特整理姑苏半半生大哥在我博客中的留评,以供朋友们共同怀念!

    今天先发出第一集,余下的正在陆续整理中。

 

                       文墨留香(一)

                   ——姑苏半半生大哥在我博客留评汇集

                    文墨留香——姑苏半半生大哥在我博客留评汇集(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我那一生为医的父亲 (2008-11-27 10:53:58)

姑苏半半生2009-05-10 15:25:39

什么叫“祖上积德”?请看德艺双馨的潘医生!怪不得猫兄这么了得!原来家学渊源!跟“轧神仙”无关,靠的是“书香”!

博主回复:2009-05-10 17:00:12

半半生大哥,从我开博后到今天,从没一个人能将我的博文如此完整看一遍,你是第一个。我确实非常感动,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看你的评论,我经常是含着泪水。谁都知道,我国的知识人是怎么走过这条漫漫长路的,只要看看沙漠中的胡杨树。当初写博,是为了自己心中那一份刻骨铭心的怀念。如今,我要为所有朋友们的那一份友情而写,认真写好。假如哪一天我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也不会遗憾,因为我曾经拥有过......

龙山寻梦之我的祖父    一  2008-11-29 14:06

姑苏半半生2009-05-10 15:58:06

“守正守正,名如其人!”“行年六六,心忘逐逐,劳形无案牍,时还书我读;谦谦自牧慎其独,永葆庐山真面目。”好一个“永葆庐山真面目”!看今日之域中,有几人能慎独!祖训“书读”,谦谦自牧!无价之宝,子孙永服!

龙山花园,你永在我梦里2009-02-10 14:48:08

姑苏半半生2009-06-27 11:17:58

这就叫“财产的再分配”!这就叫“七八年来一次”!我家的三多巷“十亩地”(且不说假山小桥,名木果树,光绕墙一周,合抱粗的樟树就有40多棵!)文革中硬被“自愿调换”,“补偿”了2万元。现在成了新贵们的“佳安别苑”了。(文章即将见博)

并不如烟的往事——知青岁月 (一)2009-03-12 14:03:08

姑苏半半生2009-04-21 20:42:43

三天大于七年    
朋友,这可不是“七个猴”和“骑个猴”式的脑筋急转弯,恰恰是在那“并不如烟”的年代里发生过的一件正正式式、真真实实的事。而且,恐怕许多上过山,下过乡如今都正在步入“老龄社会”的“知识青年”们也曾碰到过的事。但愿如此荒唐的真事不再发生在我们的晚年,也不再发生在我们后代的身上。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大批知青下乡也已好几个年头了。而文革前(指65年之前)下乡的知青到农村的时间少的也有七八年,多的已有十来年了。因为一些情况的发生,当时出台了一些可以让某些知青回城的政策。比如“农大于工”(指一个家庭的子女,下乡的比在城里工作的多)的,“身边无人照顾”(指老人在城里,子女都下了乡)的等等,可以调一个回城工作。
我爱人家姊妹三个都下了乡:她姐姐是64年下乡到常阴沙农场的,我爱人是65年插到苏北三河农场的,她哥哥是69年“干部下放”下到苏北农村的,苏州的家里只剩下了80多岁的老外婆一个人。因为我爱人的妈妈早在52年因煤气中毒去世了,他父亲一直工作在上海,所以他们姊妹三个是由外婆一手带大的。好不容易把三个外孙带大成人,可以喘口气了,想不到一个也不在身边。我爱人下乡时,她外婆已经75岁了。身体好的时候还没什么问题,有几次卧床不起时,就只能求邻居照顾了。现在听说有这样的好政策,真是喜从天降呀!
姊妹三个谁不想回城呢?虽然没有争得面红耳赤,但也没有一个主动放弃的。最终决定由外婆说了算。这下真是难煞了她老人家:手心手背都是肉呀!千难万难,千辛万苦,反正最后终于决定把这个机会给我爱人,因为她最小,离苏州最远,去的地方最苦。于是,从70年开始,为了让我爱人能早日以“身边无人照顾”的名义调回苏州,我和爱人进行了长达七年的坚持不懈地奋斗。每年15天的探亲假,我们马不停蹄地从居民小组长到居委会主任到办事处主任到区上下办主任到市上下办主任,真是费尽口舌,申诉理由;千辛万苦,开到了证明;走门路、托关系,一层一级呈上去;千打听,万打听,到底送到了哪一级。担忧、祈祷、惆怅、绝望,一年又一年,终于在77年初,外婆来信说,市里有人来调查落实了,快要成功了!我爱人竟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七年哪,总算“瞎子磨刀——见亮了!”谁知高兴没几天,(限于字数发一半。请上鄙人博客看全文。谢谢!)

美丽的厦门大学  莘莘学子的天堂2009-03-25 11:35:42

姑苏半半生2009-05-10 14:18:00

这几年“经济系”的录取线居然超过了许多名校!我们苏州考生有个“默契”:往南不往北。厦大成了莘莘学子的首选!看了这些照片更来劲喽!而能在这样美丽的学校工作生活,不知要修几辈子?啧啧!羡煞人也!

经济适用型男人与简易方便女2009-03-27 11:33:13

姑苏半半生2009-05-09 22:44:47

现实中是“女怕三高”(身高、学历、职位),男要三高。
家长教育子女“读大学时不准谈朋友”。错!!!大学毕业后,“好的”基本被抢光!
做月老?基本上是“瞎起劲”!成功率1还不到!但还是起劲得很!

福建籍科学家  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2009-03-28 11:49:57

姑苏半半生2009-05-09 22:28:34

我校毕业的院士40多几乎全是在黑暗的旧中国完成基础学习的。

清明——为逝去的青春扫墓2009-04-04 16:53:11

姑苏半半生2009-05-09 22:19:06

我常对学生讲:你们能够不再去接受“再教育”是我们这代人用血和泪证明:此路不通的!

但是,为了能够在目前公开的媒体上发表,“透露”一点信息,我只能“装”一个“光明的尾巴”,使它有点“亮色”。比如在《S农场是我家乡》的结尾,讲一些我们的“第二次创业”所获得的“成就”。其实,如果没有那一场场的“运动”,我们中的许多人恐怕“历史和命运”都会重写!获得的成就呢?如果我们继续接受“忽悠”,谁能保证“历史不会重演”呢?耳边不禁响起伏契克的忠告:人们啊,我爱你们!你们可要当心啊!

“无限魅力”的事业——殡葬业2009-04-07 10:44:55

姑苏半半生2009-05-09 17:20:51

我们的公仆们,都到哪里去了?“回到理性”?与虎谋皮也!广东一个镇长为他妈的寿坟就修了有24亩!三弟兄的寿坟要2百多亩!(都是央视报导的哦!)狗日的!(恕我不雅)

羊子走了  孤独地走了2009-04-08 14:04:54

姑苏半半生2009-05-09 17:12:33

所以我要大家讨论讨论到底“知识能改变命运吗?”为什么鲁迅还说“人生识字糊涂始”?这么多农村来的莘莘学子,全家砸锅卖铁,寄希望“书包翻身”,改变世世代代“黑人”般的命运!想不到“终点又回到了起点”!请大家“换位思考”一下!只有“好孩子”才会这样做呀!说什么“怒其不争”,唉!别再书生气十足喽!根子在哪里?!好好想想吧!
羊子,我理解你!

阳台上看到的风景2009-04-10 11:43:50

姑苏半半生2009-05-09 16:54:28

哇!原来猫兄住在厦大!那儿我去过的,就在南菩陀,南炮台边上吧?94年,第二次到武夷山开会,会后,我单枪匹马,先到集美玩一天(买了十几对“名表”,回到家有一半已经停了),再到厦门:鼓浪屿、厦大、南菩陀、南炮台、奇石馆(就在那里也看见了“生命之根”和“生命之门”的两块奇石,总的名称是“力”!)在菜场买了四个大海蟹(18元1斤)一指长的蛏子2斤(才1块半1斤),在公安局的一个招待所里放在空调下,一直到上飞机还好好的(居然给我混上了飞机)。到上海机场还可以的,到火车站蛏子就臭了,丢了。到家,海蟹居然还活着!就在那里领教了早餐“花生汤”!海鲜快餐10元1 份:一煲、一面、一啤酒!当时就觉得:那儿才是天堂!现在看到你家“阳台的风景”,真叫人“傻呆”喽!我的个乖乖!同大连海滨中央首长住的棒槌岛别野(不是别墅)有何区别哦!你们恐怕前世里都给铁拐李疗过伤的?啊?

新医改方案——有感(一)2009-04-11 15:51:58

姑苏半半生2009-05-09 16:18:11

如果“看得明白”,怎么“忽悠”呢?

新医改方案——有感(二)2009-04-12 13:39:01

姑苏半半生2009-05-09 16:15:41

原来猫兄(恕我称您为兄)是学药的!怪不得“熟门熟路”!这几篇谈“医改”的文章很有份量!有红卡的、是“公仆”的都“尽报”。企业的?对不起,超过了,先自费!再“限报”!在“收入”上已经是有“天壤之别”!等到生病了,就更“差钱了”!制定政策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也!

美丽的鲜花已枯萎2009-04-15 12:07:23

姑苏半半生2009-05-09 15:59:01

难怪“作家哲夫”也要气得口出粗言:他妈的个狗入的!怪不得要“断子绝孙”哎!几代人哪!都被“改变了命运”!

纳帕海——森林背后的湖,鸟类的天堂2009-04-18 14:44:07

姑苏半半生2009-04-21 20:00:45

云南我也去过两次,真是值得“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详见拙文《滇藏游九巧》)!纳帕海我也骑过马。最令人难忘的是虎跳峡(我也写了篇《惊心动魄虎跳峡》,都在我的博客上,见笑了)!我们还制作了一小时左右的碟片呢,真是地动山摇啊!

四十年后再相逢 (一)2009-04-20 12:47:51

姑苏半半生2009-04-21 11:59:12

听说您是福州一中的?认识陈日亮、李西渠吗?知青岁月值得我们抓紧写!

博主回复:2009-04-21 14:26:46

陈日亮,福州第一中学副校长,已退。李西渠,福州一中语文教研组长、特级教师,可能也退了吧。文革时他们很年青,被很惨地批斗过。66年文革时,我刚跨进初三,学校停课了,所以我在中学实际学习时间只有2年多。在书生博客中与你神交已久。
知青岁月值得我们抓紧写!我会努力的。祝你安康!

姑苏半半生2009-04-21 19:27:43

日亮和西渠,还有三中的王立根都是我的好朋友。你们学校我在十多年前去过。福州我去过两次,都是在武夷山开《作文通讯》年会时去的。都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有一次是住在省消防总队的宾馆,每天吃的是海鲜自助餐,真好吃!还有厦门,海鲜便宜极了!那才是真正的天堂!

四十年后再相逢 (三)2009-04-24 13:03:55

姑苏半半生2009-04-29 12:19:23

有兴致请看看我们农场“古三届”的知青生活:《三河农场是我家乡》、《三天大于七年》、《三次高考》、《胡子》、《忆胡子》、《永远的阿眯》等。

四十年后再相逢 (五)2009-04-26 14:20:12

姑苏半半生2009-04-29 12:47:03

寂寞闽北行,塑像欲语僵。
白头“知老”在,闲坐说“太阳”!

放松心情2009-04-28 14:18:31

姑苏半半生2009-04-29 12:05:39

你是经常到“已是黄昏”那儿去听她讲凄美的《二十个月》的。想知道更令人伤心的故事吗?请看我的《一声叹息......》

接力  快乐着2009-04-30 13:25:27

姑苏半半生2009-04-30 16:59:22

你也是“五分加绵羊的乖孩子”也!其实,这些问题里有些东西确实先要“正一下名”,就像你所说的“什么叫‘网恋’”,先要弄清概念才好回答。又比如“什么叫‘爱人的缺点’”?“缺点”和“优点”是没有定性的: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也!“哪怕你长得像个傻子,我还是爱得上你哎!”可见,出题目的潼教授也是只“绵羊”也。见笑了,哈哈哈!我看了一些“答案”,总的感觉是:一本正经有余,风趣幽默不足也。可见都曾是“乖孩子”也!

冠豸山  有生命的山2009-05-02 11:39:08

姑苏半半生2009-05-04 11:58:51

哎,别先下判断!我在日亮、西渠、立根的陪同下去过的!那“生命之根”我们还命名为“力”!“生命之门”我们命名为“忘忧洞”呢!“碧水丹山”、坐船观山,那是福建特色:真山真水!我们似乎还到了一个有“钟楼”、“鼓搂”的山,不知叫什么?

网络与书香(2009-05-06 13:27:25)

姑苏半半生2009-05-06 18:35:21

许多博友发表了类似的看法,我也曾很有同感。但是,换个角度,不无深意,令人深思!转发昨天《新民晚报》《人在书里书外》一文以飨各位。

人在书里书外  仲文天 

有一次,去看望一位忘年交,他是一位读书人,虽然不能说才高八斗,但是“腹有诗书气自华”还是担当得起的,他的作品写得深沉大气。好久不见,这次会晤,却发现原来很闲散的他有点意志消沉,目光呆板。他缩坐在一张旧椅子上,对我的到来近乎漠然。老先生原来很喜欢我去看望他,每次都与我滔滔不绝地谈古论今,而现在却变了模样。让我大为纳闷又吃惊不小。

离开老先生的家,我在路上想了很久。那位老先生虽然在文学圈子里也有点名声,但他住在这个城市里,房子却是最小的二居室,屋子里除了一架书,就不再有一点时代气息,他平时甚至连手机都不用。

后来我才知道,争吵了多年的妻子离他而去,惟一的女儿也随妻子走了。我最后得到他颇为无奈的一句话:“我被书害苦了!”他一直视书如命,这句话从他口里吐出来,我倍觉伤感。他钻进书里太深,活得太干净了,最后输掉了身外的一切。

这不由让我想起作家陈忠实在一篇随笔里写的一件事。一位西安地区的青年农民把自己写的稿件拿给陈忠实看,希望他能指点一二,陈忠实出于鼓励的目的,就随口夸奖了几句,这让青年农民顿时兴奋不已,打算从此边读书边写作,再也不用外出打工受苦了。其实,青年农民的写作水平实在一般,要想依靠写作换取稿费来维持生活,基本上不可实现。好遮后来陈忠实狠得下心,又兜头浇了他几盆冷水,把那青年农民的写作热情才彻底熄灭掉。陈忠实怕青年农民听了他几句赞扬的话而掉进了书里爬不出来,输掉外面的全部世界。

有位名人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知识就是力量。这些名言都道出了读书的好处,然而,读书不能代替生活,而写作也不是仅凭勇气就可以做到的。有一位青年对我说:她实在讨厌单位里领导不可一世的嘴脸,很想辞去工作做名自由撰稿人。其实,她也就是说说罢了,要想靠卖字吃饭,没有拿得出一手诱人的文字又怎么可能呢?报刊的编辑的眼光远比领导更为挑剔。作家柯云路对许多热爱文学的年轻人常常泼冷水,劝他们尽可能不走这条路,因为出不了畅销书的作家的日子是相当清贫的。

有一位朋友说:书要读,但不能把自己全部人生陷进去,有时书读多了,读歪了,有可能把世界丢了。他的看法我虽然不能完全苟同,却也有点理解他的话中含意。爱读书的人,自然喜欢和书打交道,有的人确实通过读书与写作改变了人生,但更多的人如果缺乏自知之明,完全沉浸在书的世界里,就可能失去了世俗的交往,失去了身边热闹的世界。我们需要在知识隧道里行走,聆听智慧的声音,但我们也要懂得身边的智慧,既能走进智慧的书本里,又不会输掉身外的世界。

一个人成才的道路其实有许多条。
渡鸡口传说2009-05-08 14:45:06

姑苏半半生2009-05-09 15:14:23

咦?奇哉怪也!日亮、西渠兄陪我们去的“鼓楼”“钟楼”(似乎也在一座山上),不是修建得蛮好的么?至今我还存有同立根兄(三中的特级)一起照的像呢!要么不是“渡鸡口”?
讲到“铁拐李”,昨天应该在我们苏州“轧神仙”。我们这里传说是“八仙”都来的。有个读书人看见一个要饭的,蓬头垢脸躺在路边,身前胡乱摆着两夜壶——口对口,臭不堪闻,人避之惟恐不及!该书生怜之,将仅有的五文钱给了他。当晚就梦见吕洞宾,说他是“今科状元”!后,果然!可见:常怀慈善心也可以改变命运!所以“宗教能弥补法律的不足”!善哉斯言!

博主回复:2009-05-09 17:01:14

日亮、西渠老师陪你们去的“鼓楼”“钟楼”,估计是福州鼓山,在东郊,是著名的名胜古迹,外地来福州者,东道主一般必带客人登鼓山。
那个“今科状元”莫不是半半生老玩童吗?哈哈!

人生之书——马彩文老师2009-05-11 13:30:41

姑苏半半生2009-05-11 19:23:45

相反相成,构思巧妙!有个性的老师会影响人一辈子!

人生之书——湮没在长长历史中的诗2009-05-15 12:42:35

姑苏半半生2009-05-15 18:09:19

我第一次到武夷山,进人福建,印象最深的就是:火车在丛山峻岭中穿行了整整一天一夜!我们苏州的“山”只能称“泥丸”!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丘陵地带”:那就是山连山、山接山、山套山、山环山!而且海拔起码都在百米以上!在这种地方修铁路,1959年的能力!那是多么不容易!“前人栽树”哪!而有的“后人”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竟“毫不留情”!报应其远乎?

来世  还做你的女儿2009-05-20 12:54:48

姑苏半半生2009-05-23 20:59:06

令尊还是很幸运的!虽历尽磨难,但总算活过了浩劫,体面地度过了晚年。还有那么多各类

“分子”,他们没有这么幸运!或者冤死、掺死于各次“运动”,或者苟活于世,却只准“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甚者,至今还“死有余辜”!“放牛娃”说得好!不知“先烈们”地下有知,作何感想?唉!我的多灾多难的那个呀!

南后街   难解的怀旧情结 (三)2009-05-29 12:42:42

姑苏半半生2009-06-01 20:05:06

“南后街”呀,我曾逛过:林大人家,转了个够;鱼丸、肉燕,我也尝过;漆器、软木,也都看过。最深印象,榕树爷爷,拖着长须:黄海浪文:《故乡的榕树》!猫兄介绍,图文并茂!惊诧当年:等于没到!闽客多才,令我惭愧!何日重游,我有猫兄!

神奇天路   茶马古道2009-06-17 11:57

姑苏半半生2009-06-18 12:16:38

再次听见“远方在召唤”!那冰川!那峡谷!那“山间铃响马帮来”!暑假即到,没去过的赶紧去!去过的再重游!云之南,丽之江,人间最美丽的地方——香格里拉!

警惕罂粟壳食品2009-06-28 16:32

姑苏半半生2009-06-29 15:47:15

哎呀!卤菜是我们常吃的呀!尤其是"盐水鸭",几乎三天两头吃.不知可有毒物?现在,我们吃什么好呢?开门七件事,事事有奸商!官商还沆瀣一气,你说怎个办?!我们苏州还是引进外资第一,结果是"高级污染"——电子污染也是第一!布袋和尚云:退步是前进。反过来:前进不也是后退吗?!

读大海《上山下乡运动应该写进历史》有感2009-07-02 16:08

姑苏半半生2009-07-02 20:14:13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博主回复:2009-07-03 09:48:57

呵呵,谢大哥啊!

上山下乡运动应该写进历史(2009-07-01 19:05:16)  ——大海

姑苏半半生2009-07-02 14:18:27 

“历史,这个娼妇!她是喜新厌旧的!”不记得是哪个“家”说的。“作结论”?让谁给你“作结论”?你相信谁?谁能真正“恰如其分”地、“公平公正”地“作结论”?作了又能怎样?给您“补偿”?给您“记功”?这辈子您还没被忽悠够吗?而且是“在生之年”?恕我浅陋:曾记否?“天下事,了而未了,何况不了了之!”就像这几天,我非常起劲地晒照片——这些我自认为非常珍贵的旅游经历。请问:有几个人会“感兴趣”?您真的感兴趣?“很感兴趣”?老实说:就我自己!“老王卖瓜”!所以,别以为我们有多么“重要”,(除非你是真正的“成功者”,笑到最后的,真正最后的。因为“在历史的伟大天平上,天平很少不动:你不做“铁砧”就做“铁锤”。对,你不做“铁砧”,就做“铁锤”!——马克思)只是“顾影自怜”罢!我们今天能利用“网络”来“记录自己”,已经算是“鸿运高照”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要实现我们的理想,就靠我们自己!”什么“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人民”是什么?“人民”是伞,需要的时候就撑一下,不需要的时候就收起来;“人民”是“口号”,需要的时候就...不需要的时候就..."人民是"旗帜",需要的时候就...不需要的时候就...——见艾青的《人民》。所以,我在每个“知老”的博客上,早就在鼓劲:抓紧写,趁我们还能写!君不闻: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见笑喽!受老猫侠之托在这里“胡言乱语”!请勿见怪!

姑苏半半生2009-07-02 14:43:32(此处为发纸条

嗨!我完成任务喽!不知考几分?

老猫侠答复 2009-07-02 16:06:29

95分。你说出了别人不敢说的真话。扣除5分,对自家兄弟语气该婉转。

叶语   变态叶2009-07-06 14:48:49

姑苏半半生2009-07-07 20:03:43

南京“中山植物园”里有棵“光棍树”,它的叶子也已变异成一根根“棍子”,据说跟仙人掌的刺一样。还有“龟背竹”硕大的叶子布满“空洞”——为了让雨水流掉,不至于压断叶柄。研究员王希渠是我的好朋友,他给我们语文组的老师讲植物的故事:龙舌兰——古代的“金疮药”;“三角花”——爬在宾馆墙上的花;“量天尺”——可以沿着峭壁直刺蓝天的仙人掌科植物等,使我们觉得应该有个专门讲“植物故事”的电视台!

人生之书   四嫂2009-07-12 12:53:20

姑苏半半生2009-07-12 16:06:19

感同身受啊!因为我也有个“长妈妈”,也姓“杨”,叫“青云”,她是湖南韶山冲人。呱呱坠地,母亲去世。后母不问,成了驼背。婶婶可怜,带至重庆。适逢轰炸,竟成孤儿。母亲生我,少个帮手。收留青云,成我“保姆”。带我长大,成为家人。服侍祖母,送终外婆。帮助三叔,服侍我母。我辈有孩,轮流带孩。服侍四代,功比天台!功成身退,默默而去。至今思及,潸然襟湿!

匆匆南平行2009-07-15 14:34

姑苏半半生2009-07-17 17:55:30

这个车站我去过,94年,从武夷山下来后,准备到厦门。当时,只觉得又小又脏又暗(夜里)。现在呢?表面看是富丽堂皇,谁知资源破坏殆尽!全国尽然也!布袋有云“后退是前进”!相反呢?!

南平的“太阳” 2009-07-17 12:53

姑苏半半生2009-07-17 17:46:02

牛兄在考猫兄了:又是一个“醉翁之意”也!等你讲,逗你玩,趁机显摆一下自己的“学术”!开个玩笑!
南平的招待所礼堂我们曾经开个一个会:介绍当时的全国中学语文教材编写方向。印象中的南平是个“山城”,不太富有。想不到现在是“奇峰突起”,从电池到电缆,越玩越大了!我们苏州吴江也有上市的电缆大亨。

博主回复:2009-07-18 09:28:43

不能看表面的啊,事实是如龙山女说的:忆往昔“山围八面绿,水绕二江清”,看今朝“江泛浮莲绿,水滥污染侵”。

何时才能“毒不从口入” 2009-07-23 08:06

姑苏半半生2009-07-26 15:53:58

小巫也!“发财是硬道理”么!为了“发财”,什么事都能干!都敢干!因为没有信仰,不怕“神祗”,不怕“报应”,不怕“断子绝孙”!何况“窃国者,还侯呢!”

雪线之忧 2009-07-25 12:23

姑苏半半生2009-07-26 15:45:43

可记得《曹刿论战》有云:“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赶紧去看看还能看到的“日偏食”!否则,连影子都看不见喽!尤其是西藏!那是最后一块“处女地”!去迟了,恐怕就。。。。。。猫兄真是“心忧天下”!如今能有几个?

                             ——未完待续

 

 

     文墨留香——姑苏半半生大哥在我博客留评汇集(一)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相关链接

                    吉格罗朵    博友悼念半半生先生诗文目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