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2012-02-12 13:51:00|  分类: 与知青有关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沧桑铭记着岁月,岁月积淀在心底,心底的风霜镌刻在脸上。

       2012年1月30日上午10时,原福州一中老三届,1969年1月24日第一批赴闽北山区顺昌洋口公社上凤大队伏州生产小队插队的10位老知青,相约集中在福州于山南面的古城墙脚下。先一起游览于山,观赏于山兰花展览,中午前往邮电公寓酒楼会餐。

       不断奔流的时光之河,虽然早已将记忆中的印迹冲刷得支离破碎,揭开心底这沉重的一页,那蜿蜒的山路,那流淌的小溪,层层叠叠的山垄田,还是历历如在眼前。

       穿越时空43年,如今重新相聚的我们,只是用平静的心情,细数当年留下的深深浅浅青春足迹。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在邮电公寓酒楼会餐后,请服务员给我们拍摄合影,由于光线不好,效果不好。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来到外面的路上,又拍摄了一张只有9人的集体照。

       花儿用花开花谢暗示着光阴的起伏,草儿用一岁一枯荣来见证时光的飞逝,候鸟用南来北往谱写岁月的流转。而我们用什么来记录似水流年呢?文字、记忆、照片、欢乐、泪水……

    慢慢翻开老照片这本斑驳的历史书籍,知青的故事,埋藏在长长的岁月中。面对发黄的老照片,沉甸甸的沧桑往事仍然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1975年春节,大部分已走上新的工作岗位的伏州老知青在福州拍摄的集体照。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刚下乡不久,在顺昌县城照相馆拍摄的全体伏州女知青集体照(人数最齐全)。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在伏州知青点旁边麦田中拍摄的照片

       1969年1月24日,这个终身难忘的日子,翻开了这部沉重历史的第一页。福建知青有组织、大规模上山下乡的第一步,就是在这个寒冷的夜晚,由福州一中为主体的一千多名花季年少的中学生们迈出的。离别家乡的那个晚上,我们在福州火车站登上的是闷罐货车,所有的窗、门都紧闭着,车厢顶上吊着一盏昏暗的马灯。站台上站着一排荷枪的士兵,不让送行的亲人们靠近。一声汽笛长鸣,列车开动了,站台上锣鼓敲得更响,送行的亲人们含泪挥舞着双手。

   上山下乡运动中,共有8万多名知青来到闽北,福建省顺昌县作为福州知青插队的重点县之一,先后有6000多位福州知青到此插队。顺昌的山山水水至今铭记着,在那蜿蜒的山路上,在那村边的小溪旁,处处都留着当年福州知青的足迹。

   知青中的大部分是共和国的同龄人,知青的经历,无可回避地要与共和国的风雨历程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知青的道路是共和国历史中一个侧面的小小缩影。(网络资料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下乡后集中在洋口公社上凤大队,经过一周的政治学习,我们12位(6男6女)知青分配在上凤伏州小队,当地人叫“伏州”,“伏”字音不念“福”而是念“苦”,叫作“苦州”。几个月后男知青走了一位去其它地方插队,女知青补充进来3位,那时伏州小队知青一共为 5男9女。当时国家为鼓励知识青年下乡,在第一年给予每人每月定量供应28斤米、4两油、8元津贴的补助。

       与当地农民一起度过了下乡后的第一个春节。山区的天气非常寒冷,阴沉沉的空中飘着星星点点的雪花。在这天寒地冻、田里还冻结着一层冰的时候,正是农田翻冬土的最佳时机。我们扛着锄头,跟随农民一起来到了湖洋田。这里后来成了知青最恨最怕的地方。红绣色的湖洋田里结着硬硬的冰。我们学着农民的样子,将外面的长裤脱下,放在田埂上,只穿着单薄的短裤。在凌厉呼啸的山风中,战战兢兢伸出锄头,敲击着冰面。冰面像玻璃般“咔嚓、咔嚓”响着。敲碎冰面之后,带着满身的鸡皮疙瘩,第一次赤脚下田。一脚踩下去,冰冻的烂泥巴直陷到大腿,全身哆嗦着,双腿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叮咬着。渐渐地,冻得红肿的双腿,失去了任何知觉而麻木了。这时候,大家只能拼命挥舞着锄头,好让身上热起来。身上热起来了,脸上淌着汗,但腿、脚却是红肿发紫,没有任何知觉。

                告别了妈妈,再见吧家乡,

                金色的学生时代已载入了青春史册,一去不复返。

                啊,未来的道路多么艰难,曲折又漫长,

                生活的脚印深浅在偏僻的异乡。

                          ——摘自《南京知青之歌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刚下乡时知青点还没有建立,男知青住在生产队会计刘政发的阁楼上面,女知青挤在村民豹子家的阁楼上。后来男知青搬到对面村民岩头家的阁楼,女知青分住刘政发与豹子的阁楼。那时我们的厨房是村民在村庄的空地上用竹蔑扎成的,到处都是窟窿,冬天寒风肆无忌惮地在里面穿梭,盛夏隔阻不了火辣辣的阳光。厨房里面用砖和泥巴砌着两个大灶,上面支两口大铁锅,前面一个煮饭,后面一个煮猪食,那时生产队规定知青也得养猪。厨房中间摆一张摇摇晃晃的旧圆桌,还有几张旧竹椅,一坐下就吱吱嘎嘎响,坐不到椅子的就要站着吃饭。毫无油腥的饭菜,三口两口就扒拉进干瘪的肚子,知青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处于饥饿之中。知青队长写了一张表格,用饭粒粘贴在竹墙上,按照上面的名字顺序,每天一位知青轮流煮饭。

   自人类有教育以来,没有任何一个民族中断从小学到大学教育10年之久,践踏文化毁灭文化,践踏一切毁灭一切。当上山下乡这场以两千多万名青年的青春作成本,在一个号召下,在共和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大地上从城市奔赴农村,再从农村杀回城市的惊天动地的运动中,“国家花了70亿,换来四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不满意,国家不满意)”。这些事实不能不让我们深思,这是为什么?如果要反思点什么,那么,第一应该反思的是,在中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会发生吗?(网络资料

   知青中极少一部分被工农兵推荐上了大学(其中1973级参加了统考,也就是张铁生罢考的那一年),一部分在1977-1978年考上了恢复统考的大学(1979年以后基本上不再招收超龄考生,至此知青基本与高考无缘)。还有一部份知青在1979-1989年间在城市上了业余大学,但在知青群中毕竟仍属少数。大多数知青因为这场上山下乡运动,早早地提前结束了自己的学生时代,他们为这种特殊经历付出了高昂的代价。(网络资料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伏州知青点二层土屋建筑在村外晒谷场旁边,楼下男知青居住,楼上为女知青居住。刚插队时喊得震天响的“上山下乡闹革命”的口号此时已悄悄演变为“上山下乡,插队落户”。为了建这座知青点土屋,知青们跟随村民到谢坊、田坪的深山里面去,将村民们放倒的大树拖出来。单薄的肩膀承受不了这些沉重的负担,有的知青至今遗留下腰椎与关节等的疾患。

   当“老三届”响应“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号召,放下书本、离开书桌、走出教室的时候,他们是义无返顾、责无旁贷的。甚至他们中的很多人到今天也解释不清楚,当年他们投入那么巨大的热情去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到底是什么东西。历史没有嘉奖他们的无私,而是冷漠地嘲讽了他们的无知,他们的无知甚至使他们无从察觉自己已经被淘汰出局。与以往的右派下乡劳动改造不同,右派们在运动后期被赶向农村的时候,头上都带着刻有A字的政治帽子,而“老三届”被送往农村的时候,却身披“知识青年”的圣袍,如同皇帝的新装。当他们象废弃物一样被扔到垃圾堆里去的时候,他们却坚信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摘自《知青岁月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这张旧照片是在知青点建好后刚刚搬迁到知青点居住以后,部分知青与下放干部一起拍摄的集体照,照片后排左面3人为下放干部。

       那时候有个残酷的“革命化”做法是,某些知青的父母亲被打上历史等等问题的烙印,遣送到子女插队的地方接受改造。这样的知青处境更惨,无论是招工、招生、生活待遇等等,他们都是处于最底层,笼罩在父母亲的阴影之中,他们无助地挣扎着。

       黄灿灿的油菜花开了,跳蚤开始贪婪地在知青们身上吸着血,遍布身上大大小小的红疙瘩,有些变成了水泡,又痛又痒,整夜整夜的睡不好。全队知青都打起了“摆子”,这种传染病叫疟疾,每次发作都要折腾七、八天,热时像火烤,冷时像落入冰窟,盖几床棉被还是发抖。有每天发作一次,有隔日一次,还有人三天一次。疾病把知青原本就虚弱的身体掏得更空了,挑着担子摇摇晃晃、脚步发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繁重劳动,耙田、插秧、施肥、耙草,春耕、夏收、夏种、秋收、秋种,面朝泥土背朝天。我们的衣服辍满补丁,我们的肌肤变得粗糙,我们的双脚粘满泥巴,我们的外表像农民。可是,我们的思想呢?村民们在劳动的极度劳累中,可以随意倚靠在田间,慢悠悠地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一口,然后徐徐地吐出,而知青们只是茫然地看着烟圈随风慢慢飘散。

       插队一年八个月之后,貌似平静的知青生活从此被搅乱了,我们的知青队长第一批被招工到建西机修厂。从此,知青们的心中暗暗浮起一丝希望,原来知青还有希望脱离农门的。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爆发。消息传来,知青们顿时就惊呆了。不是为了林彪,而是为自己曾经神圣的信仰、纯洁的心灵被蹂躏、被玷污。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繁重劳作中,单纯幼稚的我们逐渐成熟了。但悲哀的是,梦醒了,却不知道路在何方。眼巴巴看着每年可怜的一两个招工名额,而我们大队一共有二百多个知青,谁都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轮到自己?

   城市,乡村,曾经那么痛苦地折磨过千千万万的“知识青年”,游离于两者之间的感觉是刻骨铭心的。但是,如今在许多“老三届”写的“上山下乡”回忆录中,这种失落的情绪极少被记录下来。想方设法离开农村,改变自己“知青”身份的活动,是和“上山下乡”运动几乎同步进行着。每一个有“知青”成员的家庭都在利用各种社会关系,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孩子调离农村。如果有人愿意考证一下“走后门”一词产生的时代背景,就会发现它与“上山下乡”运动是密不可分的。(网络资料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伏州知青们在富屯溪畔合影。清澈的溪流,潋滟的水波,不知名的昆虫在声声吟唱。从青春年少一直到鬓发斑白,无数刻骨铭心的记忆时时漂浮在心中,徘徊在眼前。

       夏收夏种是一年中最艰苦的劳动,也是农民最期盼的,因为一年的工分、口粮大部分靠夏收。每天天还没亮,生产队长旺佬就吹响哨子,大声呼唤着催促大家出工。到了田里,割的割、挑的挑、打谷的打谷,等每人都有一担谷子挑回时,才回来吃一碗薄薄的稀饭,就着一小碟农民自家腌的咸菜,一点油腥全无。三两口划拉完,马上又得挑着空箩筐去继续又一场紧张的战斗。火辣辣的太阳当空照着,大家埋头在毫无遮挡的田里干着活。尤其是湖洋田里更是热气蒸腾,一丝儿风也没有,闷热得喘不过气来,汗水顺着脸颊、脖颈、脊背,不断奔流而下。在这炎热的夏日,谁愿意去拥抱太阳呢?直到天空拉下黑色帷幕,星星在默默地眨着眼睛,我们才一瘸一拐地拖着疲乏的身体收工。回到知青点的土屋里,浑身骨头就像散了架,常常等不及擦洗脸上的汗水,等不及抖落身上的泥巴,只想着快点在床上躺下。

       刚下乡时,原以为可以远离城市中那些狂热的运动,可以亲近那美丽的山村、纯朴的农民。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种原始残酷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劳作方式,将幼稚的脑海中编织的世外桃源式的画面,完全打得粉碎。在这里,寂静的夜晚,除了犬吠声,就是不知名的虫儿在鸣唱着。为了节约,连照明用的豆粒大的小煤油灯也不能常点。下乡时带去的几本书,早就翻烂了。那种年代,在那个荒凉的地方,要找寻一本可以寄托精神、慰藉饥渴心灵的图书,犹如在茫茫大海中,寻觅一根小针。那时,知青生活的痛苦滋味难以用语言来表达,只有当过知青才能切身体会到。寂静,孤独的寂静。在这里,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地老天荒。那时候,父母亲的书信来往成为心中牵挂的情结。我们所有的信件都是由石溪邮电所送到上凤大队通讯员的家里,每个小队有人去大队时,才可以将信件取回。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发觉有人偷偷查看了知青的信件……

   “五.四”运动对科学和民主的呼唤,是本世纪中国青年最值得骄傲和最值得纪念的。而“上山下乡”运动虽然涉及的人有上千万,持续的时间达十年之久,但是,它背离了“五·四”精神,没有给中国带来丝毫的社会进步。知青们所走过的青春足迹,只有当过知青的人自己心中明白。有些自己感觉混得不错的“老三届”总是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方式粉饰“上山下乡”运动,以证明自己的青春没有虚度。他们有意或无意地虚构了一个可以欺骗自己孩子们的神话,一个中国拓荒者的神话。(网络资料

   人生大幕即将落幕,夕阳西下,我们应该摘下几十年戴着的面具了!——放牛娃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每天晚饭后,在远离故乡的清冷清冷的夜里,从男知青房中就会传出一阵阵经他们改编过的歌声:

                            “我的家在福州……

                              一.二四,一.二四,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离开了我的家乡,告别那衰老的爹娘,

                              流浪,流浪……

                              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家乡?

                              哪年哪月,才能够见到我那亲爱的爹娘?”

       如泣如诉的歌声,传到了女知青的屋里。让那些思念家乡、想念父母的女知青,一个个听得泪水汪汪。

       过年了,这是山村中少有的喜庆时刻,一年的辛苦有了一些可怜的回报,村民们盼到了年终分红。此时家家户户忙着酿酒、磨豆腐、打糍粑,空气中弥漫着阵阵香味,不时传来大人和小孩欢乐的笑声。纯朴的农民们没有更多的奢求,只求年年风调雨顺,全家老小平安健康,袋子里能有几个零花钱。而知青们却没有与村民一起分享年终的欢乐,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早早打点好行装返回城市过年。

       时光一年年无情地流逝,渐渐的,知青点里人越来越少,男知青的歌声再也听不到了。终于,漂浮着红绣色的湖洋田里,寂寞的深山密林中,只剩下我孤独的身影在跋涉着。曾经祈愿将纯洁的心灵奉献给青灯古佛,曾经尝试用青春的生命奉献在上帝的祭坛……可是艰辛的生活,曲折的道路,依然在无情地磨炼着我。无数次擦干脸上的泪水,无数次告诉自己要坚强!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伏州女知青们在富屯溪畔的一块岩石上面合影,原图片质量不好,拍摄模糊。

       年仅52岁的母亲亲笔给我写了封信,告诉我她提前退休的退休补员报告被批准了,我可以到母亲的单位去工作了。1976年7月24日一大早,大队通讯员把通知书送来了。一张薄薄的纸,我小心地捧在手里,看了又看,一个字一个字。没人的时候,我把自己关在屋里,让眼泪尽情地流淌着,淌满我的脸,沾湿我的衣。终于从八年的生活泥泞中跋涉出来了,八年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辛酸、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挣扎,都在自己的泪水中尽情地蒸发。

       一段文字浮现在眼前:“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如今43年风雨悄然飘过,岁月已稀释了浓稠的记忆,过去的一页,真的已经翻过去了吗?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福州一中1966届初三(1)班部分学生,于1969年1月24日插队前夕,在福州一中大楼前面合影。大楼上面悬挂着大幅标语,可以看到“毛主席挥手我前进,插队落户闹革命!”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福州一中1966届初三(1)班部分插队学生,于1969年1月24日离别福州前夕,在福州火车站广场合影。

                                                                                                                                          (图片翻拍模糊了)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上面旧照片中这些男知青,都是原福州一中1966届初三(1)班学生,刚插队时在顺昌县城大桥上面合影。那时,他们风华正茂,谁都想象不出未来的道路有多崎岖,有多漫长。

       如今,这些人之中已经有人去往遥远的天国了……

 

   我们尚健在,每年清明节的时候,我们都要到我们所怀念的人的墓前去缅怀他们,为他们扫墓,寄托我们的哀思。然而,我不知道,有哪些知青朋友去为自己的青春扫墓,为我们已逝去的青春扫墓……我在想,即使我能找到我们的青春之墓,难道我能像保尔·柯察金那样在墓前背诵那段名句吗?特别是当我知道奥斯托洛夫斯基临死前说过:“我们所建成的,与我们为之奋斗的完全两样!”时,我还能背诵得出来吗?

                                        ——放牛娃  为青春扫墓  (2008——43) 

 

   岁月是无情的,活着的人记忆或还如昨,可两鬓早已染霜;夭逝者遗留的浅丘,荒草萋萋木已成拱……人的生命总有尽头。我希望一代代亲历者,能在有生之年、不畏难辛,搜集并在随后向读者推荐,在我们国家经受的残酷的、昏暗年代里的历史材料、历史题材、生命图景及一切有价值的东西,不让它轻易湮灭,而是把它留在现实、留在人们的意识和记忆中,让历史的天空不再布满阴霾,让历史告诉未来。我也要为自己的青春扫墓,同时想为所有已被遗忘和未被遗忘的殉难者献上心香一瓣。——中国树

 

   前些年到南平查寻知青档案,得知仅建阳地区,1969-1979十年间,非正常死亡的各地知青达260多人。有的人是在抵抗山洪或修水库时被水冲走;有的死于扑灭森林大火中;有的翻车、疾病。还有生活条件恶劣,心理压力过大因病致残,精神分裂,迄今未愈,痛苦终生!而在查寻知青档案中,我们也发现惊人记录,每位知青档案末位栏备注栏目均有:表现很差、较差、一般、较好、很好等记录,而这在当年工农兵推荐上学、招工将起很大作用,知青本人可能永远都不得知!——龙山神獒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伏州知青们在富屯溪畔合影。

       岁月如烟,路漫漫,蓦然回首,人易老,情难断。如今知青的歌声虽然已经飘远,但那山、那水,还有当年青春年少的我们,背负着国家民族沉重的灾难,在苦闷迷茫中成长,在艰辛坎坷中挣扎,这些刻骨铭心的往事,怎能轻易遗忘!几十年岁月流逝,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还有那心中永远不能忘怀的知青情谊。

   登录到顺昌县的一个资讯网站,看到一个在顺昌插队的知青名录,打开名录一看,在顺昌插队的几千名知青中(网上有一篇文章说有6398名知青插队在顺昌,我没有查证过),这里收录了其中的77名(当然有注解是在不断完善中),约占知青总数的1-2%。作个粗略的统计,在他们的简历中有着一官半职的约占60-70%。我一方面高兴于知青中确有人才,一方面心里也涌上一股难以言语的滋味。我没有丝毫责备收录这些名录的工作人员的意思。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官本位”思想还根深蒂固,拜金主义意识还十分强烈,“关系”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生产力,能够争取曾在顺昌插队而又有一官半职的知青利用自己的地位和权力为自己插队过的地方做一些事,本也无可非议。但近几年来在《同学录》、《知青名录》中按官位排名次,以捐赠论“英雄”,将庸俗的金钱、地位掺杂进原本纯而又纯的同学、知青之中,实在是一件令人心寒而又悲哀的事。——白轮子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当年的伏州知青点,土屋仍然立在富屯溪畔,只是换了居住的人。

      43年过去了,昔日的山村依然贫困。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年轻一代再也不愿为这片土地贡献自己的青春,如同当年我们从城市奔赴山区,他们的脚步从深山迈进陌生的城市。如今他们的后代已经在城市里面出生、成长,他们再也不愿意回到贫困的山村老家,但是令他们困惑的是,他们并不能真正融进城市生活的主流中去。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伏州知青点当年的管家在伏州知青队长家里观看发黄的旧照片。这些照片有很多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如今已经没有印象,说不清是哪年哪月由什么人拍摄的。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伏州知青点当年的队长与管家正在干杯。苦涩抑或甘甜?其中滋味只有当过知青的人心中才会明白!

       四十三年的岁月流逝走多少人的青春年华,但四十三年的岁月带不走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带不走那一件件刻骨铭心的往事。能否将那些真实的往事重现出来,仍然在心底折磨着无数老知青。

       知青,一个疯狂年代最凄美的乐章,如今虽然余音未绝,歌声却已渐渐飘远。

       惟有举杯祝愿,祝福所有的老知青晚年平平安安,吉祥安康!

 

(注:博文里面的老知青旧照片,多数为我们的知青队长收藏着,我们这些老知青在这次聚会时才第一次看见,时隔43年,大家已经回忆不起来在何时、由何人拍摄的这些照片。)

 

 

                                                   【原创】43年后的相聚(附老知青旧照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13)|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