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2014-08-16 18:30:00|  分类: 往事如烟(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1949年8月17日,福建省城福州宣告解放。

        八一七路,是福州市中心一条最繁华而热闹的主干道,65年前,解放军曾沿着这条路追击敌军。解放前,福州从南门兜到鼓楼的道路没有统一的名称,1950年8月14日,福州市人民政府决定,横贯福州南北的中正路、斗门路、福德路、茶亭路、吉新路、横山路、小桥路和中亭路统一改名为八一七路。

        八一七路,见证了福州的解放与新生。

        时光回溯到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突破了长江天险,占领南京。随后挥师直下江南,先后解放了宁、沪、杭、皖、浙、赣等大部分地区。5月初,二野第4、5兵团15、17军的44、45、51师,在15军军长秦基伟和17军军长王秉璋的率领下,在浙西南和赣东的一道道崇山峻岭间,艰难地向福建挺进。5月10日至7月4日间,先后解放了崇安、建瓯、水吉、浦城、建阳、南平、松溪、政和、古田、沙县、顺昌、邵武、尤溪等13座县城,打开了福建的北大门。随后该部奉命转战大西南,留下51师巩固闽北解放地区,开展地方政权建设,为大军入闽筹备粮草,为后续三野10兵团解放福建全境打下坚实基础。

        在闽北解放的同时,三野第7兵团21军在军长滕海清率领下,由浙南入闽,于6月11日至17日解放了闽东的福鼎、柘荣、寿宁3座县城,7月18日第10兵团前锋部队31军93师解放了福安。6月,闽浙赣游击纵队第五支队与闽浙赣游击纵队第四支队整编为闽东人民游击队,敦促周宁县长黄颐于6月28日率部起义,周宁县和平解放。至此,闽东的大门已洞开。

        1949年5月27日,中央军委命令三野第10兵团所辖28、29、31军立即撤出上海,集结于苏州、常熟、嘉兴等地,休整1个月,准备入闽作战。叶飞时任第10兵团司令员,张鼎臣任福建省委书记兼第10兵团政委。此外,另组织3个方面人员组成干部队伍随军入闽,有长江支队4000多人,华东支队2000多人,另从上海、苏州招收知识青年(其中1000多名是大学生),作为接收和建设福建的骨干力量,称为“南下服务团”。后来福州人均称这些人为“南下干部”。我的公公刘俭是上海人,毕业于武汉大学,那时在苏州农民银行工作,也参加了“南下服务团”,后终生留在了福州。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随着解放脚步的日益临近,“中华民国福建省政府”树倒猢狲散。当时驻扎福州的国民党守军主要有朱绍良、李延年兵团,及一些南窜的残兵。国民党的《中央日报》仍在鼓吹福州“固若金汤”,老百姓心里都很明白,福州一定会解放的。那时民生凋敝、人心不稳,物价飞涨,当局印制的纸币几乎成了废纸。我的父亲生前曾多次回忆说,那时用自行车驮着一麻袋纸币去买米,运气好的话才能买回10来斤大米。

        即使这样,蒋介石仍然想固守福州。1949年6月,蒋介石飞抵福州,在义序机场召开的临时军事会议上说:“台湾是头颅,福建就是手足,没有福建即无以确保台湾。”

        福建省档案馆保存着一份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州战役作战命令》,上面记载着“福州地区守敌计有7个军14个师番号,共计7万余人”,“蒋已令该敌坚守福州,但守敌兵员不足,粮、弹奇缺,缺乏信心。”并分析了福州战役可能出现的三种情况:一、敌执行蒋的命令坚守福州;二、于我开始攻击时敌即收缩兵力于马尾、长乐、福清一线,继续抵抗或即行逃窜;三、发现我趋近时弃城逃窜。

        福州战役事关福建全省乃至南方大片国土的解放进程。为了全歼福州守敌,解放军采用钳形攻击战法,先断其陆海退路,然后围歼。经第三野战军批准,福州战役提前于8月11日开始,至8月16日下午,解放军已攻取了福州外围。城内,解放福州的炮声已清晰可闻。8月16日晚,福建绥靖公署主任兼政府主席朱绍良在福州有名的小吃“阿焕鸭面”店吃了面条后,与第六兵团司令李延年一起乘飞机逃离了榕城。

        三野第10兵团左路31军长途奔袭,迂回敌后,攻占了连江,以炮火封锁闽江,断敌海上逃路,击沉了运兵舰“建国号”,并由马尾向福州挺进。28军于当天下午攻取了福州外围,由西郊向市区进攻。次日凌晨,当最后一批残兵败将溃逃时,在义序机场上空抛下两枚炸弹,炸毁了跑道。这两声闷响,是他们向福州的“告别礼”。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陈绍宽将军
        1948年7月,副总统李宗仁曾受蒋委托亲临福州,前往佛教医院面见患皮肤病住院的民国海军元老萨镇冰。满头白发的萨镇冰早把蒋介石看穿了,他平静地说:“蒋先生盛意可感,无奈本人年老久病,寸步难行,确实无法离开福州。即请德公转告蒋先生,代达歉意。”送走李宗仁,萨镇冰交待家人:“日后,有人会注意我的健康情况。我病愈亦不回家,以防强迫去台。”1949年元月,刚被蒋介石调往福建任福州绥靖公署主任兼福建省主席的朱绍良奉命来到胪雷村,劝前海军部长、海军总司令陈绍宽启程去台湾,结果,吃了闭门羹。春节刚过,朱绍良再访,陈绍宽躲避不及,只得接待。朱绍良说:“蒋先生已几次电令,敦请陈上将离开福州,到台湾去,共商国事。弟已备下专机伺候了。”陈绍宽闻言勃然变色:“陈某年将花甲,心同死灰。古人云:鸟恋故林,狐死首丘……蒋某人如一定要把我弄到台湾去,我将从飞机上跳下去!”

        此时的朱绍良并不知道,中共中央社会部已经派谢筱迺等同志进驻福州,建立了中共中央社会部福州工作站,在中央直接领导下,从事联络、策动不满国民党黑暗统治的军政要人投奔光明。其中,叶可钰、陈书麟、何乃诚、何希琨等专门负责海军人员的工作。陈书麟回忆说:工作开展时,党确定先从争取有声望的海军元老,如萨镇冰、陈绍宽等入手,并通过他们影响其他海军人员,逐步扩展联络范围。谢、叶两同志亲自到郊区胪雷村陈家看望陈绍宽,介绍“重庆”号起义情况,并与陈绍宽将军保持联系。

        萨镇冰留下来了,陈绍宽留下来了,国民党海军中将曾以鼎、李世甲,以及数以百计的海军要员,包括周应骢、曾国晟、邓兆祥、王致光、方莹、邵新、杨道钊、吴振南、陈景芗、林献炘、严寿华、陈复、刘德浦、林忠、林知渊、陈书麟、郑震谦、陈法侃、蔡鸿干等,均通过不同的方式留了下来。他们是即将诞生的新中国海军的一笔宝贵财富!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猪蹄峰,解放福州的第一枪从此处打响。

        猪蹄峰位于福州晋安区北峰岭头乡,海拔524米,形似猪蹄,三面悬崖峭壁,山下有一条始建于宋初的古驿道通往福州。从大湖、江洋店东进的28军82师,准备攻下小北岭,从而进入福州市区,猪蹄岭便成了第一道屏障。这一道屏障犹如一把战刀,耸立在小北岭的前面,要攻下小北岭,就必须先夺下这把战刀。当时全部美械装备的国民党独立50师一个团兵力扼守于此,并在山前用木桩和铁丝网构成鹿寨。为了拿下猪蹄峰,近百名战士永远长眠在这座不高的山峰上。为缅怀先烈,1999年,晋安区在猪蹄峰南侧建造了“八一七”烈士公园。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在82师攻打猪蹄峰、大小北岭的同时,83师向城西的甘蔗、徐家村发起了进攻。沿闽侯甘蔗的一条土路进攻福州市区,没有遭遇到什么敌军。17日早上7点多,他们已经能隐约看到福州城,但是在西郊的一个山头附近,突然遭遇到敌军一个加强营猛烈的火力阻击。重机枪、轻机枪、山炮从山顶往路上扫射,好几名战士牺牲了。在炮兵和重机枪的掩护下,248团两个营从山的两个侧面发起强攻,战斗打得相当激烈,到上午9点多战斗结束,敌人被全歼,248团也伤亡了七十多人。

        1949年8月17日凌晨5时,解放军第10兵团28军82师245团3营在团政委孙乐洵指挥下,首先进入福州市,攻占新店、屏山后,城内敌军向南台逃跑。猪蹄岭战斗结束后,解放军大部队顺利地越过小北岭头,沿着古驿道向福州市区挺进,从北、西、东三个方向先后进入市区,并向南台追击,一路上没遇到什么抵抗。被围的国民党军已连夜从南台的北峡兜、湾边、洪塘等处抢渡乌龙江南逃。当解放福州的三路大军从福州北门、西门和东门浩浩荡荡涌进福州城时,福州人民端茶送水,夹道欢迎。先头部队的吉普车驶到台江万寿桥头时,固守在大桥南侧的国民党军仍在垂死挣扎,他们抢走粮店装着大米的麻袋充当沙包,垒筑工事,架起机枪,并利用南面居高临下的优势,用重机枪和冲锋枪组成密集的火力网,封锁桥面,掩护南逃的国民党残部。万寿桥是福州当时横跨闽江的唯一桥梁,对我军进入福州至关重要。在万寿桥,28军82师245团3营遇到了守敌的火力猛烈阻击。3营副营长魏景利带领战士向敌人发起进攻时,不幸壮烈牺牲。七连副连长赵元仁带领突击队冒着敌人炮火前进,一举拿下万寿桥。这是解放福州时,市区内最激烈的一场战斗。当时我的一位许姓姑父是28军战士,在万寿桥面上被敌机枪正面击中,身负重伤,血染桥面。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1950年左右的福州万寿桥,图片来自福建日报社。现在,万寿桥已改称为“解放大桥”。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福州解放大桥新貌

 

        《福州军事志》载:“福州战役自8月11日开始,23日结束,历时13天。解放军在中共地方组织和游击队的配合下,歼灭国民党军近4万人。俘敌六兵团副参谋长、二十军、九十六军副军长等将级军官17人,解放了福州市及其周围9座县城。”

        解放后曾担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的张鼎丞在《关于福州战役发起之前情况报告》(第二号)中说,进军福建的部队“一个月未吃肉,甚至吃不到菜、吃盐水汤,以至于晚上不少士兵眼盲看不见道路。秋季三双鞋子都穿破了。”

        大桥头的枪声还未停息,福州市内街头巷尾已贴满《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和地下党组织办的《小火星》报,群众在南街游行庆祝解放,毛泽东、朱德的巨幅画像悬挂在鼓楼前和大桥路口。

        8月17日下午,群众自发组织了一次游行,大街上大家在齐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团结就是力量”。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福州战役部署图(局部复制件,原件收藏在福建省档案馆)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1949年,福建省人民政府布告(第一号),原件收藏于福建省档案馆。

 

【原创】岁月留痕  写于八.一七福州解放65周年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中央日报社免费赠送福州解放号外

 

        1949年8月17日上午7时许福州解放,解放军各部随即向乌龙江边追击,下午攻下高盖山及其以东高地,歼灭国民党军掩护部队两千余人。同日,国民党军318师副师长率从长乐北撤的一个团于东郊横屿向解放军投降。

        “(福州)市区完好无损,伪机构人员大部尚在,并准备我接收。”张鼎丞在给华东局的绝密报告中这样写着。

        福建省档案馆收藏的《关于福州战役胜利的意义,当前敌我情况的分析及准备漳厦战役向华东局的报告》中介绍,福州战役歼灭国民党守军约5万人,俘虏约3万人,我军仅伤亡1500人左右。

        由于中共地下组织城工部的出色工作,福州城市接管相对顺利。解放军入城当日,出现万人空巷,旧警察上街维持秩序的现象,福州百姓笑称为“共产党军队进城,国民党警察站岗”。我的祖父那时在旧民政厅工作,在地下党指导下,妥善保管了旧省府所有重要档案,由张鼎丞带队,蓝荣玉代表予以接收。

        我的父母亲1945年至1947年间在台湾淡水从事危险的鼠疫防治工作,在“二.二八”事变后返回福州,父亲到省立医院当内科医生。蒋介石离开大陆前,曾悄悄进行了部署,从政界到军界,从经济界到知识界,从金融巨子到文艺名流,凡是能网罗到的,都要统统带到台湾去。父亲因不愿被联勤总部征调赴台,被省立医院开除,后在大根路开业行医。8月17日那天,福州阴有小雨。父亲原本随着街坊一道上街欢迎解放军,走在半路上,见路边有些解放军伤员,遂临时联系上一位排长,让排长组织这些伤员到自己的诊所里来,做些临时紧急包扎等处理。同时让街坊跑步到我家,通知母亲多带一些纱布和消毒药品赶到诊所帮忙。

        8月17日,我的父母亲以医务人员特殊、朴素的经历和方式,迎接了福州的解放。

        1949年,我的先祖父在旧省府民政厅工作。当时中共地下党人员多次与其接洽,要求妥善保管旧省府所有重要档案。这些地下党人有省议会议长丁超五的儿子,此时其身份已暴露,当局已下令拘捕,但警局拖延不办,直至解放。另一与祖父联络的地下人员竟是祖父称为“八姐”的堂姐,她公开身份是文教人员。“八一七”那天,由张鼎丞带队,蓝荣玉代表来到民政厅予以接收。由于中共地下组织城工部的出色工作,福州城市接管十分顺利。解放军入城当天,出现万人空巷、旧警察上街维持秩序的奇特现象。福州百姓称为“共产党军队进城,国民党警察站岗”。祖父随后听从张鼎丞主席和丁超五的指示,带罗世芳、林舜藩一同到胪雷,经一昼长谈,说服陈绍宽“出山”,担任省人委副主席,并任陈的私人秘书长达20年,共同为新中国建设而奋力,直到他于1969年因胃癌病逝于福州省立医院。我祖父回忆,张鼎丞曾明确告诉他,请陈绍宽“出山”是毛主席的指示,由周恩来亲自打电话具体安排的。

        省军管会接管旧省府后,按照中央“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各按系统,先接后分,坚持立场”的接管原则,将留下的全体旧省府人员组织学习,部分人员遣散回乡。随后军管会设便宴宴请全体留用人员。我的祖父与方毅副主任邻座,两人相谈甚欢。方毅恳请祖父尽快为他聘请一位通晓德、日语的口译与笔译人员,既任他的翻译也兼做私人教师。他急切地说:“你长期在福州,人面熟,此事很急,拜托!拜托!”我祖父次日即为方毅请了一位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的交通专家。祖父对家人说:“真想不到,共产党里那么大的官没有一点架子。”

        下面摘录我的先祖父遗稿中有关福州八.一七解放的资料,请有兴趣的朋友们阅读。我的先祖父遗稿由龙山神獒整理,在此致谢!具体内容详阅龙山神獒博文老祖父笔下的“福州古事”(十七)》。

 

                                                                      福州“八一七”前夕的社会

        1949年“8.17”,福州解放!“8.17”距新中国诞生仅46天。而福州临解放前夕,残阳西照福州城,整个社会群魔狂舞,乱象丛生,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之中,这段时日福州人也不应轻忘。

        1、 百业雕零,经济崩溃

        由于币改失败,民国政府发行的金元券、银元券、辅币券形同废纸,中国银行晚上加班加点,印钞机上的票子油墨未干,第二天就一钱不值了,一担钞票买不了几斤米,福州人甚至将钞票用来糊墙壁,黄金紧缺,物价飞扬,一日数变,抢购成风,米荒严重,整个福州粮库存粮不到2000公斤,戒严司令部将囤粮扰市的米奸“乌肉圭”公开枪决示众,但难抑粮荒,社会上曾传说某富翁太太用一根金条才换一碗稀饭。民众困苦不堪,背地相互常说的话是“希望天快点光吧!”公务人员有业形同无业,领到工资即狂奔往市上购物,所得无几,以至相互间谩骂的语言中竟有“你下辈子还当公务员吧!”省财政厅、省银行许显时、陈培锟等巧妙将金库黄金转移收藏,朱绍良派员来强行提取,他们谎称已押存厦门金库,后完璧移交新生的人民政府,为解放之初金融稳定立下大功。

        2、高层将领  “最后疯狂”

        虽兵败如山倒,但蒋氏王朝仍思负隅顽抗。1949年6月21日,蒋介石由台北松山机场直飞福州,在义序机场召集驻闽部分团以上军官开临时军事会议,朱绍良、汤恩伯、李延年等80余人出席,对福建防务、军队调整、后勤补给、工事修造等进行布置,谈及“台湾是头颅,福建就是手足,没有福建即无以确保台湾。”做出福州必须死守的命令。但在高层将领内部弥漫着失败气氛,已无斗志,在福州骄奢淫溺,表现着“最后疯狂”。据民国福州末任市长何震回忆,除朱绍良未能亲自接触外,其余将领如:兵团司令李延年、绥署参谋长范诵尧、戒严司令王修身、保安处长童维经、省调查室主任王调勋等一应头面人物,吃、喝、嫖、赌、玩、舞,习以为常,聚集场所常在仓山的罗家、康家、吴家、蔡家,城内的尤家、刘家、陈家,宴会舞会,属社交性质,特殊的是宫巷刘家俱乐部,由林长墉(福州师管区副司令,黄埔系)、林斧荆(黄埔系)主持,备军用吉普接送客人,变相为烟窟、赌场、酒吧、秦楼,一应俱有,晚间车马盈门,路为之塞,通宵达旦,不以为奇,是当时福州最热闹之所,附近百姓,侧目以视,怒不敢言。那一时期,上层将领来榕频繁,先后有蒋鼎文、孙立人、黄珍吾、张学忠、侯镜如、王敬久、石祖德等,各方均以宴会舞会接待。尤其是5月间蒋鼎文来榕,朱绍良亲自在仓山淇园接待,次日由几十个机关联合在黄巷黄楼宴请,三桌酒席由聚春园承办,有三道海蚌(清汤、香糟、生炒),电光刘家亲制冰淇淋等。席间,忽传来电报称“蒋老板在厦,召李良荣即乘专机赴厦。”朱绍良即派副官乘吉普车将城内南台各大馆店的海蚌收购汇集,一并由李良荣带往厦门孝敬“老板”,上述接待费用均由省银行报销。

        3、败军伤兵  胡作非为

        各路败兵汇聚福州,强行占领商铺民屋为驻所,封船派夫,索款搬物,军民冲突不断。如上下杭街的银行商铺、直街的大商店、大户人家常被贴上盖有部队番号的大封条,目的是“诈财”,出了钱才揭去封条。连市长何震的“公馆”也未能幸免。伤兵更是横行街市,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常手提酒瓶,内装尿液或染液,遇身着体面的路人,即强行碰撞,摔破酒瓶,以诈取钱财。群众谈兵色变,遇伤兵畏之如虎。传说第七兵团刘汝明部欲从闽北败退福州,一路抢掠骚乱,鸡犬不宁,庐舍为墟,福州商民无不惊惶失措,筹措了一笔钱款、香烟、面粉、食品,由朱绍良出面,绥署派专车运往闽北慰劳,“好言说服”该部转往江西驻防,拒虎狼于福州门外。

        4、闽都天亮  顺利接管

        1949年5月初,解放大军二野第4、5兵团在秦基伟、王秉璋率领下,挟横渡长江,大战宁、沪、杭之威,挥师南下,攻下闽北13座县城,在一道道崇山峻岭间打开了福建北大门,随即转战大西南。三野7兵团21军,10兵团31军由浙入闽攻取闽东6县,兵临福州。8月16日,程潜、陈明仁在长沙宣布起义,毛泽东、朱德联名电复:“诸公率三湘健儿,脱离反动阵营,参加人民革命,义声昭著,全国欢迎,南望湘云,谨致祝贺。”正是这天,解放福州的炮声可闻,三野10兵团左路31军长途奔袭,迂回敌后,攻占连江,控制闽江北岸,以炮火封锁闽江,断敌海上逃路,并由马尾向福州攻进。28军于当天下午攻取了福州外围,由西郊向市区攻击。这天,福建绥靖公署主任兼政府主席朱绍良、第六兵团司令李延年逃离了福州。次日凌晨,最后一批残将溃逃,临行前在义序机场上空抛下两枚炸弹,炸毁跑道,以两声闷响作为“告别礼”。而民国海军元老萨镇冰、前海军部长、海军总司令陈绍宽通电拒绝去台湾,表示拥护共产党,与市民一道走上街头迎接福州解放。解放军在由北向南通过旧大桥(万寿桥,一桥)向仓山进攻时,遇激烈抵抗,我一许姓近亲在孙乐洵营长部,在桥面被机枪击中,身负重伤,血染桥面。

        由于中共地下组织城工部的出色工作,福州城市接管相对顺利。解放军入城当天,出现万人空巷,旧警察上街维持秩序的奇特现象,福州百姓称为“共产党军队进城,国民党警察站岗”。当时我在旧民政厅工作,在地下党指导下,妥善保管了所有重要档案,由张鼎丞带队,蓝荣玉代表予以接收。随后听从张鼎丞主席和丁超五亲自到居处慰问和指示,带罗世芳、林舜藩一同到胪雷,经一昼长谈,说服陈绍宽“出山”,担任省人委副主席,并任陈的私人秘书长达20年,共为新中国建设而奋力。

 

龙山神獒 对你的博文发表评论:

2014-08-17 08:35:59 

        所列的海军留下人员,有些并非在福州。邓兆祥率重庆舰起义,此时已在北京筹备开国。海军留用人员名单,主要由他开列供周公参考。凡率舰起义并掉转炮口参加解放战争有功人员,又有技术专长者,可以参与组建新海军工作,如林尊。一般贤达,有影响人物,如陈绍宽,可以参政,安排在政协。

 

龙山神獒 对你的博文发表评论:
2014-08-18 00:12:08 

        在北平,周恩来接见了邓兆祥和林遵,以及原国民党海军任职的周应骢、郭寿生等。周恩来说:“新中国就要成立了,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以保卫国家的海疆。你们四位都是老海军了,今天请你们来,就是想听听你们对海军建设的意见。”接着,周恩来转向邓兆祥,问:“邓兆祥同志,你先说一说,咱们一块儿研究商量。”
        邓兆祥取出一个蓝色的笔记本,说:“我有一个建议,我们海军刚组建,应该让过去的一些旧海军人员出来工作。他们在旧中国饱尝了有海无防的苦难,有爱国思想,又懂专业技术。让他们出来,发挥他们的一技之长,是很有好处的。”于是,邓兆祥列举出一些爱国的原海军人员的名字,特别提到曾任国民党海军部部长、海军总司令的陈绍宽先生。他向周恩来介绍说:“陈绍宽先生我是了解的。他是爱国、懂技术的人才。建议请他出来。”
        周恩来听完后,朝邓兆祥笑了笑,高兴地说:“好,好,你的建议很好。我们就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齐心协力为建设祖国而奋斗。你提到的陈绍宽先生,我一定向毛主席汇报。”邓兆祥的建议受到了毛泽东的重视。在1950年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陈绍宽先生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出席了会议,后来又先后担任了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福建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等职务,并被选为第一、第二、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此后,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张爱萍公开发布通告,在上海等地成立了“国民党海军人员登记办事处”,先后有4000多人纷纷加入到人民海军的行列。其中还有许多旧海军的高级官员,有些人还在一些重要岗位上任职。



 

  评论这张
 
阅读(1412)|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