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花季中的碎片——捡拾春天中的碎片  

2015-02-26 16:54:00|  分类: 花季中的碎片(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花季中的碎片——捡拾春天中的碎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渐春深,落花流水飘零。化作一缕殇情,双眼望青萍。看向岸边芳草,觅柳荫花径,悄饮曾经。忆旧时柳色,桃烟万顷,帘外听莺。

   轻风细语,氤氲似画,杯盏交觥。趁醉倾怀,犹记得、棹波吟水,轻荡飘舲。离多聚少,月影中、常叹流萤,任往事,与云烟远去、相忘梦里,难剪情凝。

                                  ——作者/浅草细浪《春深》

 

 

【原创】花季中的碎片——捡拾春天中的碎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一年一度初三夜,以潘坊老知青为主体的聚会,连续四十余年雷打不动如期举行。

今年和去年一样,三桌,依旧是在“富黎华”酒楼聚会。

   我和上凤主村知青点“村长老高(外号)”坐在一起,因为2月初我刚刚赴闽北路过上凤,拍摄了几张上凤外貌,所以我们的话题始终离不开当年的上凤。整理一些记录如下,既是知青的话题,也是花季中的碎片,所以还是归入“花季中的碎片”这个专辑。

   “村长老高”原是上凤主村知青点队长,与我的伏洲小队知青点队长林泰炎一样,都是在插队一年八个月之后招工到建西机修厂去的。上凤知青后来发生的很多事他说不一定都会了解,但是有关我【花季中的碎片】博文中写的那些“土匪、恶魔”,他说在知青插队开始以来就有的。

   首先说说刚下乡时候的迎春“忆苦思甜”。1969年1月25日,春节前来到上凤大队的我们,被安排在正月初一在大队部参加迎春“忆苦思甜”大会。几位贫农代表上台忆苦,几乎都是“吃不饱穿不暖”之类的,关于如何遭受“地主”压迫的,说来说去,最后竟然是这里这么贫困荒凉,没有什么好的土地,有什么地主?土地多一些的人都是自己种田,农忙时雇人帮忙会给钱给饭吃的。更有甚者,说起公社化办食堂时吃不饱,还会被干部拿皮带抽打……知青中有人笑了,组织者的脸挂不住了,赶紧让这些贫农代表离开,然后有人抬进来几口大锅,分别是野菜稀饭和红糖稀饭,要我们先吃野菜稀饭然后才能够吃红糖稀饭。吃过以后,我看到野菜稀饭的锅里还遗留有大半锅,而红糖稀饭却没有了。

   后来我在大队代销店时,那位贫农代表还特意在我面前撩开衣服,腰部以及背部有几道伤疤,他说是在公社化办食堂时,因为在大队治保主任面前说了“吃不饱”的话,被皮带抽打后在床铺上躺了好几天不能起床。

   在我后来的经历之前,上凤主村知青点有两位男女知青就已经先遭遇过大队实权者“会计”的特殊待遇。那时候,不允许知青之间谈恋爱,可是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却可以让女知青嫁给农民,甚至是被当权者玩弄?其实这两位男女知青之间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恋爱”之类的事,只是多一些共同语言能够谈得来。在那种年代,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聊天的,万一不小心说一些“违禁”的话被告密了就是大事了。不知为何这位“会计”盯上了这两位男女知青,认为他们之间一定有发生“刺激性的故事”,所以他偷偷摸摸地盯着,有几次都是他们共同在其中一个人的房间里面,而且门是关着。这时候,这位“会计”认为好时候到了,迫不及待地敲门去“捉奸”(这是我在大队代销店时村民们的说法)。可惜,现实让他失望了,门是虚掩的,“会计”一用力,房间门大开,里面两位男女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只是坐在桌子旁边谈天而已。

   在这次初三晚上的聚会中,我气愤地对“村长老高”说这位“会计”贪污了我半年的工分,居然还会约我在晚上9点去查询工分。“村长老高”吓得吐出舌头,连说几声“幸好你没有去!那种地方,晚上9点是什么概念大家都知道!”我愤恨地说,假如他对我不轨,我会杀了他!

   后来“村长老高”对我谈起上凤主村知青批斗“四类分子”的往事。一位被公认为“很左”的男知青,把电线剥去绝缘皮绑扎在“四类分子”的手指上,然后通上电源,现场一片惨叫声。“村长老高”说:“惨不忍睹,太不人道了。”我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因为我们附村虽然也有批斗“四类分子”,但只是干部说几句“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之类的,最后大家呼喊几句革命口号就散会了。记忆中,是在林彪事件发生后的那一段时间,上面下来干部经常组织召开大会,而“四类分子”是在大队民兵带枪监督下必定要参加的,因为开会之前先要批斗一下“四类分子”。这些会我们都不是在上凤主村参加,我们附村是集中在二队(八斗种)开会的。另外,我们附村的知青从来没有对“四类分子”做人身攻击之类的事。

   当我问“村长老高”电击“四类分子”是哪一年发生的,他说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时候他已经招工去建西了,后来他有空时经常会回上凤大队看望留下来的知青,电击“四类分子”就是他回上凤大队时看到的。

 

 

【原创】花季中的碎片——捡拾春天中的碎片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