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猫侠的博客

本博除另有注明外,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2015-09-20 10:04:00|  分类: 往事如烟(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福州长乐郑和公园原为南山园林、塔山公园,史料记载其早期开发可溯于唐宋。经宋元祜三年的拓廓,初具了规模,辟有胜会堂、九日亭等景观。绍圣三年至政和七年,南山大兴土石,建成圣寿宝塔。元至正二十七年,建有风云雷雨山川城隍坛。明永乐宣德年间,郑和下西洋驻舟师太平港,屡登览行香,在山上建天妃宫和三清宝殿,修茸圣寿宝塔和塔寺,铸钟,立《天妃灵应之记》碑。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郑和所建的天妃行宫,现辟为郑和史迹陈列馆。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魁龙碑,原在梅峰古道鹤上岭,碑高1.50,厚0.30,宽0.70,碑座高0.55。宋代张镇所书“魁龙”,历经日晒风吹雨淋,其笔锋字迹仍然清晰。碑石含金属质,字划内外刻36个圆凹;扣碑铿然有声,不同部位声响有异,为珍贵文物。80年代末,移存郑和史迹陈列馆。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三清宝殿铜钟,俗称郑和铜钟(注:此钟为复制品)。原铜钟铸于明宣德六年(1431年)郑和第七次下西洋前,为其所建的长乐南山三清宝殿而铸造。钟高68厘米,钮高14厘米,口径49厘米,壁厚2厘米,重77公斤。饰纹精美,铸工精良,钟体褐绿色,覆釜形,葵口,双龙钮柄顶,肩浮印八卦、云雷等纹饰。主纹上部5组八卦纹,铸有“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八字;下部铭文5组共54字行楷:“大明宣德六年岁次辛亥仲夏吉日,太监郑和、王景弘等同官军人等发心铸造铜钟一口,永远长生供养,祈保西洋往回平安吉祥如意者。”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由于担心沦落敌手,《天妃灵应之记》碑与铜钟一起被运到福建内地南平山区保存。抗战胜利后,石碑被运回长乐,铜钟没有运回,现铜钟原件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我们在长乐郑和史迹陈列馆看见的这个铜钟是复制品。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天妃灵应之记》碑,又称《天妃之神灵应记》碑,俗称“郑和碑”,是郑和、王景弘等人于明宣德六年(1431年)十一月第七次出使西洋前夕,船队在长乐停泊等候季风开洋起航,在重修长乐南山的天妃行宫、三峰塔寺并新建三清宝殿后,镌刻而成,置于南山天妃宫内。碑高1.62米,宽0.78米,厚0.16米。碑额篆书“天妃灵应之记”,两旁阴刻如意云气纹,正文四周镌刻缠枝番莲花纹。碑文楷书31行,刻文1 177字。此碑详细记述了郑和七次奉使船队下西洋的时间和所经诸国,是目前中国仅存的记述郑和下西洋的碑刻,是研究郑和航海史的珍贵文献碑刻。抗日战争爆发时,为免遭战争破坏,此碑被运至福建南平市保存。战后运回,曾经移放在现长乐师范附小院内。
19615月,公布为福建省级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20066月,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天妃灵应之记”碑拓片

    据网络资料记载,《天妃灵应之记》碑,最初刊立于南山建筑群的一座宫殿里,由于在碑文和史书中都无明确记载,所以后人对此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此碑刊立于南山三峰塔寺;另一种认为,此碑立在天妃行宫里。目前,多数人倾向于后一种观点。其理由是:一、此碑所奉祈为道教圣母,故其碑不刊立属于佛教建筑的三峰塔寺内;二、据《太仑县志》记载,与此碑内容大致相同的,也是郑和等人撰立的《通番事迹记》碑,原嵌立在刘家港天妃宫壁中。故《天妃灵应之记》碑,也应刊立于长乐南山的天妃行宫墙之壁中。

    关于郑和下西洋的往返年代和意义,过去一直以乾隆年间张廷玉编修的《明史》为准。《明史》认为,郑和下西洋的目的是寻找流亡海外的建文帝,并展示大明的兵力。但根据《天妃灵应之记》碑碑文记载,郑和下西洋是为了“往诸番国,开读赏赐”。在《天妃灵应之记》碑这个极为珍贵的实物史料中,纠正了《明史》等书籍对七下西洋的年月、航行路线、到达国名等方面的记载错误。因为当年涉及郑和下西洋的第一手档案资料,大多在明代中叶被“海禁派”所销毁,给后人了解郑和下西洋的详细过程带来了困难。《明史》是在郑和下西洋之后200多年才编纂的,其中难免有不少差错。因此,像《天妃灵应之记》碑这样的实物史料,更加显得珍贵。

    福建长乐自明代就已形成民间郑和崇拜现象,这在国内是罕见的,所以有的专家、学者认为,与《天妃灵应之记》碑一样,长乐民间对于郑和的崇拜现象也应该归纳进郑和研究的珍贵史料之中。


附:《天妃灵应之记》全文

皇明混一海宇,超三代而轶汉唐,际天极地,罔不臣妾。其西域之西,迤北之北,固远矣,而程途可计。若海外诸番,实为遐壤,皆捧琛执贽,重译来朝。皇上嘉其忠诚,命和等统率官校、旗军数万人,乘巨舶百余艘,赍币往赉之,所以宣德化而柔远人也。自永乐三年奉使西洋,迨今七次,所历番国,由占城国、爪哇国、三佛齐国、暹罗国,直逾南天竺、锡兰山国、古里国、柯枝国,抵于西域忽鲁谟斯国、阿丹国、木骨都束国,大小凡三十余国,涉沧溟十万余里。

观夫海洋,洪涛接天,巨浪如山,视诸夷域,迥隔于烟霞缥缈之间。而我之云帆高张,昼夜星驰,涉彼狂澜,若履通衢者,诚荷朝廷威福之致,尤赖天妃之神护佑之德也。神之灵固尝著于昔时,而盛显于当代。溟渤之间,或遇风涛,即有神灯烛于帆樯,灵光一临,则变险为夷,虽在颠连,亦保无虞。及临外邦,番王之不恭者,生擒之;蛮寇之侵掠者,剿灭之。由是海道清宁、番人仰赖者,皆神之赐也。神之感应,未易殚举。昔尝奏请于朝,纪德太常,建宫于南京龙江之上,永传祀典。钦蒙御制纪文,以彰灵贶,褒美至矣。然神之灵无往不在,若长乐南山之行宫,余由舟师累驻于斯,伺风开洋,乃于永乐十年奏建,以为官军祈报之所。既严且整,右有南山塔寺,历岁久深,荒凉颓圮,每就修葺,数载之间,殿堂禅室,弘胜旧规。今年春,仍往诸番,蚁舟兹港,复修佛宇神宫,益加华美。而又发心施财,鼎建三清宝殿一所于宫之左,雕妆圣像,粲然一新,钟鼓供仪,靡不具备,佥谓如是庶足以尽恭事天地神明之心。众愿如斯,咸乐趋事,殿庑宏丽,不日成之。画栋连云,如翚如翼,且有青松翠竹掩映左右,神安人悦,诚胜境也。斯土斯民,岂不咸臻福利哉?

人能竭忠以事君,则事无不立;尽诚以事神,则祷无不应。和等上荷圣君宠命之隆,下致远夷敬信之厚,统舟师之众,掌钱帛之多,夙夜拳拳,惟恐弗逮,无不竭忠于国事,尽诚于神明乎?师旅之安宁,往回之康济者,乌可不知所自乎?是用著神之德于石,并记诸番往回之岁月,以贻永久焉。

一.永乐三年,统领舟师,至古里等国。时海寇陈祖义,聚众三佛齐国,劫掠番商,亦来犯我舟师,即有神兵阴助,一鼓而殄灭之,至五年回。

一.永乐五年,统领舟师,往爪哇、古里、柯枝、暹罗等国,王各以珍宝、珍禽、异兽贡献,至七年回还。

一.永乐七年,统领舟师,往前各国,道经锡兰山国,其主亚烈苦奈儿负固不恭,谋害舟师,赖神显应知觉,遂生擒其王,至九年归献,寻蒙恩宥,俾归本国。

一.永乐十一年,统领舟师,往忽鲁谟斯等国,其苏门答腊国有伪王苏斡剌,寇侵本国,其王宰奴里阿比丁,遣使赴阙陈诉,就率官兵剿捕。赖神默助,生擒伪王,至十三年归献。是年,满剌加国王亲率妻子朝贡。

一.永乐十五年,统领舟师往西域,其忽鲁谟斯国进狮子、金钱豹、大西马;阿丹国进麒麟,番名祖剌法,并长角马哈兽;木骨都束国进花福绿并狮子;卜剌哇国进千里骆驼并驼鸡;爪哇、古里国进麋里羔兽。若乃藏山隐海之灵物,沉沙栖陆之伟宝,莫不争先呈献,或遣王男,或遣王叔、王弟,赍捧金叶表文朝贡。

一.永乐十九年,统领舟师,遣忽鲁谟斯等国,使臣久侍京都者,悉还本国。其各国王益修职贡,视前有加。

一.宣德六年,仍统舟师,往诸番国,开读赏赐,驻泊兹港,等候朔风开洋。思昔数次皆仗神明助佑之功如是,勒记于石。

宣德六年岁次辛亥仲冬吉日,正使太监郑和、王景弘,副使太监李兴、朱良、周满、洪保、杨真、张达、吴忠,都指挥朱真、王衡等立。正一住持杨一初稽首请立石。

 

    下面给大家介绍zhengjing的博客中的一篇博文【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的历史价值及接运经过   林治渭】,全文转载如下,请有兴趣的朋友们阅读。

 

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的历史价值及接运经过   林治渭

 2011-05-15 16:27:49

    明成祖迁都燕京之后,为确保其一系相承之帝业,乃遣派所日匿宦者郑和,七下西洋,踪迹建文,毫无所获,而演变为宣扬国力,广收属国,蔚成明初盛事。国内外有若干专著,记述其事,兹专叙《天妃灵应之记》碑一事。 

    郑和出使前后,为时三十年,在国内勒石纪功,厥有二处:一则为娄东刘家港天妃宫石刻《通番碑》,据近代学人郑鹤声所著《郑和遣事汇编》所 载,“今春(笔者按:为民国二十五年)偕管君劲丞往娄东访碑不获”,一则为长乐南山寺《天妃灵应之记》碑,此碑原置于南山某废寺之中,年久湮没,无复知 者。民国二十年,始由邑宰吴鼎芬世伯,辇入县署,迁于思善斋墙侧。民国二十四年,湘乡王公伯秋为福建省第一区行政督察专员兼长乐县长,驻节其间,偶于荒烟 蔓草中发现,剔扶摩拓,此碑遂显于世。自娄东之碑不存,南山之碑遂为考证郑和遗事者唯一之瑰宝,其历史价值如下: 

    一、足以订正明史所载郑和西征年月之舛伪。 
    二、足为研究当时西洋群岛的政治、地理、物产之第一手资料。 
    三、足以明了郑和西征三十年情形之真相。 

    四、足以启发国人远涉重洋从事贸易、垦殖及其他劳力、劳心工作,以裕家裕国。 
    抗战军兴,长乐三面环海,无险可守,王公伯秋以学者从政,积极组织民众,疏散物资,正在不遗余力,而在长乐具有历史价值之文物,亦多隐蔽孔径,不 落敌手。在此临付前夕,王专员特召笔者晋署,面色凝重,指碑而言曰:“中日战祸,行将扩大,此地恐将不靖,子有心人也,战后务必排除万难,运回此碑,勿负吾望。”余敬诺之。 
    不久,专署北撤,王专员离职,笔者浮沉于社会教育行政及省县教育行政工作。尝以公务,获睹郑心南厅长室及教厅第一科陈列有若干长乐古 物,其次曾面询厅长,幸关照主管单位,调阅档案,均未能得到满意答复,经与二三挚友熟商后,乃勉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即迅速获准调任长乐教育科长, 自此名正言顺,寻碑工作,进行越趋积极。 
    福建省立图书馆萨馆长,与笔者同为省立社教主管,萨氏好学深思,恂恂儒者,益有声应气求之契。其次闲谈中,萨馆长曾提当年长乐古物北运 寄藏问题,当时图书馆亦在播迁之列,未行接受。笔者促其调阅原档案,踏破铁鞋无觅处之南山古碑,赫然存于南平省建设厅仓库中,狂喜不已。 
    其时建设厅主任秘书郑坦先生原为教厅主秘,笔者之恩师也。遂投剌谒见,恭呈长乐县府请求发还寄存南平仓库古碑之公文,并附上省图书馆原 档案为证。郑师翻阅良久,徐徐发言,大意谓物归原主,理所当然;但此碑,为其研究单位请求代管,并经主席批准。长乐县府如能即日派员迳赴南平办妥发还手 续,予当从中玉成之。 
    笔者回县之后,立即拟妥公文,妥备文件,筹足旅运费,批派民教馆长陈克家兄,限日限时,赶往南平,嘱其务必完成任务。陈兄为人干练沉着。越数日,此睽别多年,亦奔走多年之古碑,遂安卧于民教馆长廊矣。笔者瞻视良久,如释重负。 
    一碑之颠晦,系于政治之隆活与国运之兴替,笔者有幸,叨师友之策励协助,卒于绝处逢生,珠还合浦,有以慰关怀爱护此碑之长者,临风兴怀,不禁欷虚欠!甚愿我长邑之人,善能珍护此碑,利用此碑,以收历史价值之宏效,则笔者前此之一番奔波苦心,为不虚矣。 


    附记: 
    林治渭先生,是壶井村人,曾任长乐县教育科长,县参议会参议员等职。他的这篇文章,发表在台湾《林森会讯》第五期上。因为,林先生是亲自 参与《天妃灵应之记》碑的疏散和运回的全部经过,对事实的真实性,应属独家的亲历其事而无可生疑的。为此,特介与《长乐文史资料》。文中郑心南厅长,即郑贞文先生;萨馆长为萨北寅先生。“卧于民教馆长廊”的民教馆,在县城上街对面,今县粮食局旧址,主持馆务的陈克家先生,书画颇佳。“教厅”,即省教育厅, 复印文字,个别模糊,加点标示。 
    此文经过台湾《福州月刊》发行人程法望先生复印与之,其目的是澄清王铁藩先生发表的《郑和遗迹钟和碑》文中不实问题。下列引录林先生的“未能苟同之处”: 
    一、王文“县长鼎芬将其(郑和碑)移立县衙思善斋旁”,“曾拓印多幅分赠友人研究”。 
林先生认为“置于思善斋墙侧”(“置”与“立”字义有别);“未曾拓印”(拓印外送,是王专员任内的事)。 

    二、王文“国立编辑馆编辑郑鹤声”。 
    林先生认为“史学家郑鹤声于民国廿四年左右,应邀来闽讲学,顺道抵长,访问王专员并考察郑和碑,持有多幅碑文拓本而归。语阅中华(书局)版郑鹤声所著《郑和遗事汇编》,郑鹤声为何许人,不之知。” 
    三、王文“县参议员李永选提请教育厅准由本县派人运回。” 

    林先生认为:“治渭为是届县参议员,未见李兄其人,是否由后递补,尚待查问。”“请阅《林森会讯》第五期拙作,县府呈请建设厅发还公文,有档案可查,胡说不得。”
    据我所知,李永选先生是当过县参议员的,与林先生不同届,“是否由后递补”应属可能。 
    王铁藩先生病逝于1995年初,程法望先生资助印行《王铁藩闽文化作品选编》,书未付梓,林治渭先生获悉书讯,特寄来此文及函,希望订正。福州市民间文学家协会副主席参与选编王先生遗著,便将若干史料不周,或述介未确的篇什,提出慎重处理的意见。因作者已去,原文即使发表,也难以重新代以更正。只好在编委会讨论,达成共识。如《郑和遗迹钟和碑》等暂不选印。后来,林治渭先生作古。考虑保存文史资料的真实性,谨将所知经过补述。这是对逝者的缅怀,也有益于地方文史传播中订正事实,纠之讹传,也有益大家撰作文史资料的参考,行文力求事实凿凿。

 


【原创摄影】长乐《天妃灵应之记》碑(郑和碑)的探索 - 老猫侠 - 老猫侠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80)|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